折原熙☆

咸鱼一只,更新…看图力,文力,时间
静临不逆
我爱阿临,阿临爱我
颓废lo娘+coser一只

练习开车,想弹电吉他,想画画,想写文
脾气不很棒,尤其是现实中。。。

不过ヽ(゜▽゜ )-C<(/;◇;)/~还是不要大意的和我玩吧

占tag,出几本本,希望能找个爱惜它的人,还有好几本的来着,不过不知道被我藏到哪去了

出个本 占tag致歉

前几天收拾东西收拾出早年买的好茶组的【夜莺与玫瑰】

很厚的砖头本

希望有能爱惜它的人带走

45不包邮

不怎么常呆lof(๑•́ωก̀๑)


“寻人启事—阿瑞”

突然慌了

夏茶茶:

Night·Light:



(占tag非常对不起)




 




我想找一个走丢的孩子,TA的名字叫“阿瑞”。




 




啊其实也叫过“R”、“Rick”、“Ari”、“kcir” 。




我是在2018年10月6日这一天发现TA不见的,然而在此之前已经有别的人发现了,最后更新时间是10月3日12:46分。




Ari注销了账号,在LOFTER上消失了——啊我不知道TA有没有连同音乐博客一起删掉,因为我找不到TA的音乐博客......




最初是因为空间里面转载的一篇有关于抑郁症的短漫合集而认识TA,TA.....很好,就真的,特别好。




 




我知道这么说可能会让Ari为难......但是因为Ari的画我认识到了很多一样备受“苦难”煎熬的人,也更加了解抑郁症这方面的一些切切实实的东西,Ari的画带给很多人力量,Ari自己即使深陷泥潭,也始终不断寻求希望和光明。




 




上个月她突然删光了往期作品。




我.......我早就应该察觉到的啊,那个时候TA怎么了,我应该猜到的,那个时候会不会已经很糟糕了......?




 




 




精神类疾病和普通情绪不一样的——尽管两者的表达方式很像,甚至一模一样,普通情绪就好比因为一时考试失利而伤心难过、因为工作不顺利而借酒浇愁——普通情绪是有明确原因的、可以通过时间慢慢消减、自己恢复如初的。




 




精神类疾病患者当然也会伤心难过,但这样的情绪无时无刻围绕着他们,就像脑子里长了个会说话的脑瘤,吃掉了他们所有的正面情绪,此后即使知道有温暖阳光存在也无法感知,再也无法作出正面积极的情绪反应(术语:认知功能损害、意识活动减退),痛苦待他们“亲如益友”——就像被囚禁在一个只剩黑夜的平行时空。




 




抑郁症是病啊,跟网上的丧丧非主流葬爱蚊子精不一样,甚至连负能量都无法将其概括。




这是病啊,跟肺炎、癌症一样甚至会致死的病啊!生病的人孤立无援、挣扎得痛不欲生,却依旧在泥潭里寻找光明和希望。




情绪通过文字、艺术传达到网上是表达、倾诉、发泄,某些人认为只要不是正面的情绪就是负能量的病态的,但是这对精神类疾病患者来说,却是一种自救方式,是他们与现实唯一的联系了。




 




 




因为Ari的推荐去听了很多歌,包括后来那一首《The End》by As It Is,我在网易云音乐找到了这一首并且翻译了它,评论区许多小伙伴是因为Ari的推荐来听的。Ari带动了很多人,包括我在内,将许多人聚集在一起。但表面上看起来我们与TA只隔了一块屏幕,实际上我们中间隔着一个世界。




 




几番冲动想越过重重障碍去给Ari一个拥抱,可TA一消失我就找不到了。




 
当我知道TA离开的时候,真的伤心到无以复加。
 




 一直以来都在努力了解这方面的事情。小时候有过痛心的经历,长大后看了几本心理学方面的书,最大的想法就是——精神类疾病最大的特殊点在于病因可以微小到一句话,一个动作、甚至一个眼神,但一旦患上,就像到了另一个世界,与人间隔绝。没人理解,没人会听,没人感同身受,就像消失了一样......




我知道大多数人对精神疾病和普通情绪的区分依旧模糊,可“不能分辨”≠“可以肆无忌惮地评论”。抑郁症不好笑,也不能拿来开玩笑,不懂不理解可以去查,难道你要逼他们出示确诊书吗?




以己度人,以“如果是我的话就会......”的方式去衡量别人的经历,公平吗?




 




不同的人面对同一个环境时的表现和感受完全不一样啊。不然历史上怎么会有“太子继位,其余兄弟逼宫篡位”的记载呢。




 




你根本不是TA,你没体会过,再怎么揣测都无法体会到TA的情绪。从来就不存在什么“感同身受”啊。




 




 




————




 




 




翻译《The End》的时候几度泪崩。




 




屏幕中离了情绪和声音的文字就会冰冷得犹如死人散去的体温,偏偏有人宁可用这样的东西去做媒介,也不愿意停下来、闭上嘴,听一听那些被世界拒之门外的人们的哭喊。




 




 




讽刺的是我也只能使用这样的文字。




 




我在泥潭里挣扎过,尝过切切实实的痛苦,此后再也不想让在乎的人在那走一遭。




 




想抱一抱Ari,抱一抱很多像Ari一样的孩子。




 




希望Ari身边的人能够好好照顾TA,一直以来压在TA身上的负担已经太多、太重了。我也希望这不是个“奢望”。




 




希望Ari回来,这样我能够再见到TA;也不强求Ari回来,远离这个令TA受伤的地方。




 




有人说“喜欢”太不负责任,没有实质的喜欢更加不负责。




但我真的......好喜欢阿瑞,好希望阿瑞能够幸福啊。




 




 







 任谁都好,请救救他们




请救救他们








 




 




 




 




 




 




 




 




 


不!!你这个魔鬼!!看见这个封面就他妈想起来当年在辅导班的恐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凛冬季节:

我刚刚听了一首超好听的歌!!我觉得可以用来码文bgm!!


大家一定要听啊!!!超级好听啊!!!!!!!!

【静临】雨之日

  炙热的太阳依旧烘烤着即将龟裂的大地,刺耳的蝉鸣几乎要将行人的耳朵堵住,鸟儿也致力于寻找那小小的阴凉处,毫不在意身边有没有拍照的相机。
  
  ——今年实在是太热了。
  
  折原临也毫不在意形象的叼着冰棍坐在危险的即将拆除的高楼边缘,幸好周围的行人都匆匆忙忙的行走着,急着结束炽热的折磨,并未注意到这个准备“自杀”的男人。
  
  说起来这样热的天气,他也裹着外套呢。
  
  就这样跳下去,会怎么样呢?想象一下在所有人都昏昏欲睡没有精神的燥热的下午,一个人从没人注意的高处下跌落在自己面前,绽开一朵血液构成的花。
  
  飞溅在手上、身上、脸上的血腥液体,周围的惊叫声,惨叫声,指指点点的声音,嘲笑声。
  
  这个人会是什么表情呢?愈发想看看了啊。
  
  看着临也跃跃欲试的样子,后方的良心君忍不住抓起他的帽子,把他拖回了安全范围。
  
  “可别做什么傻事啊。”门田皱着眉,看着笑的一脸欢快的男人。
  
  “我知道静雄最近出差去了,你会很寂寞,但是也正因为这样他才让我好好照顾你的啊。”
  
  受友人之托照顾另一个可能心理年龄只有14岁的友人的良心君捂了捂脸。
  
  说什么高处啊,这里只有两层楼的高度,摔不死的,不过就算他跳下去万一不小心受伤了那等静雄回来自己就算完蛋了。
  
  最近狩泽和游马崎好像带着临也看恐怖小说和动漫,八成他刚刚脑补的场景就是another里的。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上一个冬天,聚会的时候静雄捡到了高烧昏睡过去的临也,照顾了一段时间之后,在冬天结束后不久他们就宣布了在一起的消息,虽然他抱着对聚会没有叫临也参加的愧疚,但是静雄自己把人带过来了不是么?
  
  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比恐怖漫画发展还可怕。
  
   “呐呐,昨天去了cosplay活动,今天上午去买了最新的电击文库,中午去吃露西亚寿司,还是小田田请的客,那下午呢?下午呢?”
  
  总是很有活力的女孩子拉着临也叽叽喳喳讨论下午的行程,实际上临也已经陪他们疯玩了一个礼拜了,这两个阿宅昨天居然把总是很有精神的小疯子折腾的筋疲力竭,困得直打瞌睡。
  
  什么演唱会,漫展,抢谷子,采购,女仆咖啡厅,各种活动每天都排的满满的,连住都直接和这四个人住一起,晚上还会被吵闹的他们夜袭,拉起来玩枕头大战。
  
  临也从来没觉得自己会有一天被这群精力绝伦的人类玩到肾虚,他活这么大,还第一次把东京玩了个遍,好像还真的挺开心的。
  
  “静雄就要回来了,你们收敛点。”
  门田喝了一口现磨咖啡,不管是口感还是味道确实比速溶高档上很多。
  
  “而且现在这么热,今天下午可能有很大的雨呢。”
  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抬头看着现在还晴朗的过分的天空。
  
  “经过这一周的磨合,折原临也已经成为了我们的一员了!”游马崎这样用浮夸的动作来活跃气氛,惹的临也吃吃笑了起来。
  
  “是呀游马亲!临临酱已经是我们当中不可分割的一员了!”狩泽也在一旁咬着手帕,十分入戏。
   “所以…”
  
  “所以…”
  
  “别告诉我你们要跟静雄抢人。”
  门田扶额。
  
   “临也他不能跟我们一起整天胡闹的。”
  
  “我们哪里有胡闹啊小田田qwq”
  
  “…他情报屋的工作很忙的。”
  
  “这个啊,临临酱说他现在接单很少的,准备歇业,没什么事情的。”
  
  “……但是,他的小静马上就回来了。” 门田眼看马上就要没话说了,就把不在场的某最强搬了出来。
  
  一阵沉默。
  
  “嘛~不管怎么说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临也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扬起那唯恐天下不乱的笑容笑嘻嘻的准备蹦下楼梯去找那辆痛的不怎么干脆的痛车。
  
  “虽然人类挽留我,让我很开心~但是请不要说的跟生离死别一样嘛。”
  
  “说的也是啊,临临酱w”狩泽拉着游马崎和门田跟在小疯子的后面,准备去找在楼下看着“二老婆”的渡草。
  
  意外的在刚钻入车厢里的时候,那树上的蝉便像耗尽了电量一样滋啦两声就不再有响动。
  
  天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下来,有隐约的雷鸣声从高处的积云中传出,热意褪去的风裹着凉意袭击着路边的树枝,唰啦唰啦的晃动着。
  
  “好像末日一样的场景呢。”
  
  临也趴在玻璃上,像个小孩子一样看着人类在暴雨中匆忙逃窜的样子。
  
  “小田田真是乌鸦嘴呢。”
  
  雨水以几乎看不到外面景物的可怕密度倾泼在大地上,屋顶上,车辆上,还有路上猝不及防的行人们。
  
  “下雨了。”
  
  ——
  
  一行人躲进车里避雨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暴雨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门田他们所停的车的地面位置不算高,水太多,车辆也没办法行驶,尽管车的底盘比较高,积水也还是涨到了快淹没车门的地方。
  
  “不知道静雄回来了没有。” 门田看着窝在后座的临也。
  
  “这么大的雨,他肯定回不来啦。”
  
  “飞机会停飞的。”
  
  临也漫不经心的捣鼓了几下快没电的手机,又按下电源键关掉它,吸了吸气,没敢给那个傻子打电话,弄不好他的手机已经掉水里了。
  
  其实还是非常的想念的。
  
  那个人。
  
     反正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干,脑袋里就这么想着那个金发的男人,想着想着,就迷糊了过去。
  空气里的闷热不复存在,甚至还有些冷。
  
  以往的这个时候,他可以把冰凉的手塞进那个男人温暖的衬衫里面,然后再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去挑衅他。
  
  说起来…像那个时候一样发怒的脸,倒是好久没见了。
  
  …好安静……
  
  ——
  
  “真没想到你会坐火车回来啊…静雄。”
  
  ……
  
  “因为觉得今天下午可能会下雨。”
  
  该说这是单细胞的直觉么……?
  
  临也并不清醒,这一周来被那群活力四射的阿宅闹的太过分了,虽然不讨厌,但是果然还是想好好睡一觉。
  
  断断续续的对话钻进耳朵,弄得昏沉的脑袋有些难受,青年蹙起眉头,扭动着身子想换个姿势,又发觉自己缩着的狭小地方做不了太大幅度的动作。
  
  “唔嗯…” 他有些不满的发出小小的呓语。
  
  然后不知道是谁的手,抚摸着临也的发顶,又托着他,把他抱了起来。
  
  感觉到舒适又熟悉的温度,临也动了动,在静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角度又沉沉睡去了。
  
  “刚才我还以为他要醒了呢。”门田舒了一口气,笑着对着金发的男人这样说。
  
  “麻烦你了,那我先带他上楼去了。”
  
  静雄压低着声音,像怕是吵醒怀里人似的,向友人道过谢之后就把临也抱回了自己的公寓。
  
  “辛苦你了,临也。”金发男人坐在床边,看着自己同居人的可爱睡相 ,伸出手来想去摸摸临也的脸颊。
  
  “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吧?”
  
  他的眼底下还泛着浅浅的淡青色。
  
  “我也听说了哦,你一脸不情愿的被换上奇奇怪怪的衣服,还带上了很夸张的假发。”
  
  “但是还是很开心的吧,和大家一起玩。”
  
  “下次——”说到这里,静雄笑了起来。
  
  
  “就不会给你和人类独处的机会了,今后独占你时间的人——”
  
  “只能是我这个怪物了。”
  
  
   然后转身把空调调到了舒适的温度,在同居人额头上吻了一下,搂着他钻进了被子里。
  
  
  “晚安。”
  
  ——end——
  
   复健
  算是之前冬之语的后续吧(・ิϖ・ิ)っ
  嘛,我还是不懂我自己x写的什么东西x
  暑假快乐,大家

一千个人的眼睛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这句话没有错,但是如果要侮辱一个角色的话
麻烦请去写原耽
大家都在努力的不ooc
就算还是有
但ooc不是借口
真的不是
我相信不会有谁看见自己喜欢的角色emmm又娘又贱又矫情
他本质并非如此
是不是都忘记了最初是因为什么去喜欢他,爱他
因为喜欢而扭曲了一个角色
说实话自己看着不尴尬么
大家都是成年人,成熟点【未成年人在此】

也别说什么装作一副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计较了
这看起来真的好尬哦
不管怎么说,折原临也这个角色,是一个复杂的人
瞒天过海,化虚为实
是个几乎无所不能的,小骗子啊(:3▓▒

砚无:

同人创作的水平参差不齐,但不管怎么说,希望尊重角色。

不要把折原临也写得贼娘,说话恶心,没有逻辑人还特别贱,做事情没有道理。

折原临也他强大,骄傲,他不是个好人,却真真实实是个无比厉害的人。

请不要侮辱折原临也这个人物。

ooc是必然的,因为我们谁都不是作者,所以才要尽量避免,控制在不毁角色的范围内。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你会去扭曲他的性格,侮辱他,作贱他吗?

二次元也一样。

无头骑士异闻录是部好作品,里面几乎每个人都值得尊重和喜欢。

再重申一遍,请不要把折原临也写成另一个人。

请不要脱离角色创作。

有粮吃是件开心的事,但看完仿佛吃了x的感觉很恶心。

拜托不要扭曲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之间的感情和羁绊!

拜托不要扭曲折原临也的性格!

山鬼。:


你把高高在上的人写入尘埃,把一往情深的人写作薄情,把真诚善良的人写出无耻,把精于算计的人写成白痴。


你写未尝情事的人是浪货,你写顶天立地的人是婊子。打碎难压弯的脊梁,戳瞎不动摇的眼睛。
你满足自己过载的妄想,还先把一切暴露人前,再说不爱看别看。


我卑微如尘土,胜过你扭曲如蛆虫。


如何捕获一只临也君【一】

其实捧脸杀hhh

等我画完捧脸hhhh

阿临超级可爱

【静临】扭曲之爱(一)

100粉文

沙雕产物,ooc的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ooc严重

极度ooc

本子剧情,有药物playa+失禁+囚禁,有后续

莫打我

暴露了我奇怪的爱好

请做好心理准备

请做好心理准备

请做好心理准备

说三遍hhhh

讲真我都不太敢发出来

嘛……

平和岛静雄性癖为折原临也

黑市麻醉药物提供者为岸谷新罗

特殊药物提供者——岸谷森严

特殊知识提供者——狩泽泽理华
文档又挂掉了

所以——

微博版地址

累死我了qwq

怎么弄都不行

不过现在可以了吧

【静临】幸存者偏差

  
  你见过黎明的光吗?
  
  ——
  
  青年低声哼唱着断断续续的旋律,偏瘦的身影隐匿在教堂的黑影之下,晧白的月光
  
  夜里的星光细小而璀璨,就像众多的人类所散发的生命之光。
  
  “嘿,我的小王子。”
  
  折原这样打趣道,微眯着暗红色的眼睛,看着站在围墙下面金发的,总是一脸不高兴的小王子。
  “这的后花园即没有红玫瑰,也没有荨麻枝。”
  
  “没有精灵,也没有巫婆。”
  
  折原像是被自己逗笑了,纤长的手臂捂住腹部咯咯笑了起来。
  
  “所以,你来这里做什么?”
  
  这位金发的男孩是这个国家的小王子,只有十二岁,整天板板着张脸就好像谁惹他不开心了一样,实际上他自己知道,自己并不是不开心,只是没什么表情,就像他弟弟一样,隐藏了所有的情绪。
  
  除了愤怒之外的所有情绪。
  
  “你童话最近是不是看多了。”平和岛走到折原跟前,仰着脸对他说。
  
  “我是来找你的,临也。”
  
  “一只吸血鬼藏在教堂里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小小的少年眨动着琥珀色的眼瞳这样说着,然后踮着脚,伸出双臂抱住了那个微微曲下身来的人。
  
  “但我别无选择呀,小静。”
  
  折原笑着回抱住这个比自己矮上一些的孩子,他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长的比自己还要高,然后,成为这个国家的国王。
  
  他不怕教堂的十字架,也不怕修女们所吟唱的圣歌,更不畏惧所谓的“银”和“木制的箭”。
  
  这是一只特别的异类。
  
  折原也比其他吸血鬼更惧怕阳光,他甚至不能够等待拂晓的来临,活动时间也比其他同类少的多。
  
  填不饱肚子也是常有的事情。
  
  然后在某天,小王子发现了沉眠在后花园里,鲜红的罂粟花丛的他。
  
  ——
  艳丽的血液沾染在吸血鬼尖尖的犬齿上,然后又飞回了教堂的钟楼里打瞌睡。
  
  小王子大概是觉得一时好玩,才救下了当初差点饿死的自己。
  
  饲养一只吸血鬼该是件多么酷的事情啊。
  
  他一定是这样想的。
  
  小孩子总是一时兴起,说不定哪天就厌倦了,不过这也是人类的可贵之处。
  
  事实上平和岛已经陪伴他两年了,从十岁的时候开始,隔三差五地过来喂他,虽然有的时候他并不饿。
  
  这座教堂已经废弃了,上一次有人来做礼拜和告解,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即便如此,也没有人会以为神圣的教堂会有什么怪物盘踞于此——在上帝的眼皮底下。
  
  这个世界上没有神的存在,就算有,那他也一定是个无情的家伙。
  
  折原打着哈欠,伸展着翅膀把缩在旁边的平和岛卷了过来,然后像许多童话里写的一样,怪物把他宽大的翅膀掩在小小的人类身上,为他们遮风挡雨。
  
  “你得在天亮前回去。”
  
  吸血鬼看着小王子那双亮晶晶的眼睛,认真的对他说。
  
  “我知道…临也。”小王子叹息了一声,这不是他这个年纪的小孩该拥有的成熟。
  
  “可是我想多看看你。”
  
  小家伙有些委屈的看着折原的眼睛,惹的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吧,天亮前——我叫醒你。”
  
  吸血鬼总是宠着小王子,他拒绝不了平和岛的请求,从很久很久以前的过去就是如此。
  
  ——
  夜里的宫殿还是热闹非凡。
  
  金碧辉煌的墙壁,折射着琉璃光彩的水晶吊灯,散发着甜香味的精致糕点,还有身着华服欢快的跳着舞的人们。
  
  今天是小王子十六岁的生日。
  
  正如折原所料,平和岛没过几年就长的比他还高,比自己高上一个脑袋,不知不觉间已经是一个勇敢的、还带着些许稚气的年轻人了。
  
  折原数着手指,数着平和岛陪着他的年数,又数着这位王子还有几年的时间。
  
  将来他或许会成为国王,或许用不久他就会爱恋上邻国美丽的公主,又或许会像神所安排的童话故事一样遇见某一位精灵公主人鱼公主什么的,然后作为新的统治者活下去。
  
  那个时候自己会被彻底抛弃掉,搞不好还会被那位新欢一声令下烧死在十字架上。
  
  “临也?”
  
  金发的王子轻轻的喊着他,把折原从神游里叫回来,又把他拉进怀里,轻轻蹭着那人苍白的脸颊。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那个需要折原蹲下来才能抱着的小孩子了。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折原把脸半埋在平和岛华丽的礼服里,只露着两只红宝石似的眼睛看着他。
  
  “舞会上的主角偷偷溜出来没有关系吗,小静?”
  
  折原眨了眨眼睛,有些坏坏的笑着。
  
  “宫殿里有喜欢的公主吗?或者是贵族女孩?”
  
  平和岛声音有些闷闷的,回答了没有两个字。
  
  “那有没有精灵小姐进入了你的梦里告诉你在某个国家有个公主或者是异族少女等着你去解救么?”
  
  “并没有,临也。”小王子看着折原红色的眼眸。
  “你再胡思乱想我就把那堆童话书全没收。”
  
  “王子又不一定非要娶公主。”也不一定是女的。
  
  吃瘪的吸血鬼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又很肯定的接着说道。
  
  “那小静喜欢上的一定是平民的少女了!”
  
   啊…真是的。
  
  “我哪个姑娘也不喜欢,” 小王子坚定的说。
  
  “我喜欢你。”
  
  
  ——
   
  さよならだけが僕らの愛だ
  
  即使我们的爱,只剩下别离。
  
  ——
  
  宴会过去的第七天深夜,王国被某个军队突袭了。
  
  没有谁会觉得和平了这么多年的国家会在某天深夜卷入战火之中。
  
  火光,尖叫,爆炸声,撕心裂肺的号哭,还有飞溅的血液。
  
  弟弟已经被护卫着掩护从后门逃走了,父亲和母亲不知去向,自己在王宫外面被敌方包围着,烈火燃烧着曾经辉煌的宫殿,发出细小的爆炸的声。
  
  临也他,大概已经逃走了吧。
  
  那个教堂,也会被侵略者烧掉的吧,明明是那么古老的建筑。
  
  『我喜欢你。』
  
  『不是哪个国家的公主,也不是哪位平民少女。』
  
  『只是你而已。』
  
  然而吸血鬼是不懂爱的。
  
  没由来的想到了七天前的那个夜晚,自己对他告白了,那个家伙愣了一下,然后又咧着笑脸对自己说了同样的话。
  
  这个傻瓜可能没有get到自己的意思。
  
  明明在其他地方都比自己聪明的多,但似乎对于人类的爱情一窍不通。
  
  虽然小王子有着天生的怪力,但是他尚且年幼,这份力量在众人面前多么的微不足道。
  
  平和岛躺在地上,士兵的枪尖抵在自己的喉咙上,下一秒就要被处决掉。
  
  原本打算就这样闭上眼睛等待自己的终焉到来,但是那一秒迟迟未到。
  
  睁开眼睛,那一瞬间却抑制不住心脏的鼓动。
  
  折原临也,那个原本以为离开了的人——
  
  他不就站在那,保护着他吗?
  
  烈火灼烧着大地,却燃不到他衣角分毫。
  
  黎明将至。
  
  ——
  
   “唔、咳咳…”
  
  “我说…我这算保护了这个国家未来…的君主吧…?这算保护了……这个国家的所有人类吧?”
  
  “所以啊…你得活下去才行呢。”
  
  “……”
  
  “小…静…?”
  
  “闭嘴。”
  
  趴在平和岛身上的折原小声的笑着,又不小心扯到了伤口而抽着气。
  
  鲜红的液体浸染了小王子白色的华服。
  
  吸血鬼就这么絮絮叨叨的说着马上增援就来了之类的,叫他不要担心,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平和岛的目光一直盯着折原被后的伤口。
  
  ——那已经不能被称为伤口了。
  
  长长的枪剑嵌在折原的背后,几乎贯穿过这具纤瘦的身体,那该死的枪头似乎有极大的杀伤力。
  
  这一定很痛很痛。
  
  “嘿…这么久了…一直…吸你血的跳蚤要死了…稍微…高兴点嘛。”
  
  折原努力的仰着那张原本就很苍白的脸,扯出一个无力的笑容给他。
  
  “我以为…吸血鬼不会流血的。”
  
  平和岛喃喃着,不敢用力的抱住他,怕扯疼了虚弱的对方。
  
  “我可从没叫过你跳蚤。”
  
  “不…不,”折原弯起嘴角,眼睛里透着光,他说。
  
  “你叫过的,在你所不知道的过去。”
  
  已经分不清楚,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幻想出来的过去。
  也分不清楚,现在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
  
  “吸血鬼…是没有灵魂的…”
  
  “所以…他们死了…哈…就是真的死了。”
  
  折原的声音变的小小的,说出的话却在一下一下的打击着平和岛。
  
  “喂喂…小静,不要一副突然绝望的表情嘛…”
  
  “但是我…大概是拥有灵魂的。”
  
  “于某一天…的时候…那个人…你…是这么说的。”

  
 
  【你有一个不灭的灵魂。】

  ——
  
  拂晓之时,到来了。
  
  ——end——
  
  有没有很惊喜……这个结局。
  
  题目是高考作文题(ฅ>ω  
  幸存者与已逝者,在这篇文里只差了一点点。
  是黑夜与白昼的隔离。

   一束光也无法到达的地方。
  咳,应该有个番外,不过是前传。
  
  我果然还是没办法写出悲剧,没办法写出掏空人情绪的悲剧。

透明文手小秘密

是我啊。。。qwq
不擅长写长篇剧情
想练习啊。。。
我也想出本子啊。。。

双舟:

是我本人没错啊!!舟觉得自己就是为tag做点贡献……有时候舟更新的频繁了都会觉得自己很烦,明明文笔剧情什么的都很糟糕……




没关系,希望我们都能慢慢进步吧。




PS:在纠结寻觅是要更正文还是更番外……






燕余: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