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熙☆

这儿洛熙,咸鱼一只,更新…看图力,文力,时间
静临不逆
我爱阿临,阿临爱我
颓废lo娘+coser一只

练习开车,想弹电吉他,想画画,想写文
脾气不很棒,尤其是现实中。。。

不过ヽ(゜▽゜ )-C<(/;◇;)/~还是不要大意的和我玩吧

【静临】骑士与魔法师

  全称〖不会挥剑的骑士与不会魔法的巫师〗
  ooc
  大概甜   渣 慎入
  “在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个国家,有一个美丽的公主。”
  “然后她终会嫁给王子。”
  “在迎来那一天之前,有一位孤独的女巫,因为嫉妒将公主流放到了有恶龙的西之山。”
  女人温柔的声音,轻轻地为自己的儿子讲述着这个童话故事,很普通王子救公主的故事。
  但是小静雄不这么想。
  “那,女巫是个什么的人呢?”
  “她漂亮吗?温柔吗?”
  为什么…没有人陪伴她呢?
  “大概吧。”女人放下书,给静雄掖了掖被角,摸了摸他的头。
  “剩下的故事,之后再说吧。”
  
  ——十年之后——
  静雄已经十六岁了,也成为了众多男孩儿时的梦想——一名骑士。
  可以骑着名贵的战马,手握锋利的剑在战场上横扫千军,凯旋归来可以迎娶名门贵族,甚至是公主。
  这样的一生,大概是很多少年所梦想的。
  
  但是静雄君并没有想这么多,在自己七岁那年,发现了自己的怪力之后,便得到国王的青睐,进了皇宫,当了一名骑士,并且是最勇猛的。
  但是——静雄他,并不会挥剑。
  并不是说静雄的剑术不好,相反他有着出色的剑术。
  因为他握起剑手的力量总是控制不住,所以结束战斗之后手里的剑也基本就报废了。
  比起剑来说,武器,静雄更喜欢就地取材。
  现在静雄的剑,只是一把华贵的装饰品罢了。
  昨天国王召见了静雄,年事已高的国王摸着自己的白胡子,说要把公主许配给静雄。
  公主也刚好十六岁,和静雄一样有着一头金发,略带淡漠的紫色眼睛,面容姣好,不管本国还是邻国,都有很多人追求。
  静雄摇摇头,婉拒了国王,他抬起略带稚气的面庞,对着老国王说——
  “我想去别的地方…找一找。”
  没有直言说要去寻找一个女巫,因为女巫在这个国度来说是不太受欢迎的存在。
  
  老国王说,如果你没能在十九岁之前找到自己的伴侣,那么回来的时候,公主依旧会嫁给你。
  据说这是公主自己的意愿。
  骑士先生出发了。
  他走过很多很多地方,问了许多的人。
  人们的回答无一例外的都是
  『最后一位女巫在一百五十年前就被绑在火刑架上用烈火烧死。』
  『最后一位女巫在一百五十年前就被主所惩罚在烈火中化为灰烬。』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静雄依旧坚持着。
  某一天,骑士先生搭坐的一位车夫的车,他告诉静雄。
  『我虽然不知道女巫在哪里,但是据说在东方的火山脚下住着一位魔法师,你可以去那问问。』
  谢过车夫,静雄向着火山的方向进发。
  他翻过高山,穿过森林,见过精灵,也和龙厮杀过。
  静雄觉得自己见遍了世界上所有人都没能见到的东西。
  最终他来到了火山脚下,静雄有些惊讶。
  因为那并不是像童话故事中魔法师或者女巫住的小木屋,而是一座古堡。
  用厚重石块砌起来的墙壁,还有用火山岩雕刻的装饰——是火焰的形状。
  那住在这里的魔法师会不会知道什么呢?
  这么想着,静雄叩响了古堡沉重的大门。
  
  “那么——你找我什么事呢?”好听又干净的男声,从屋里的黑暗中传了出来。
  这跟自己想象中的干巴巴的古怪老头似乎不太一样。
  屋里走出了一个裹着黑色魔法袍的人,他掀起帽子的时候静雄吸了口气。
  眼前的人,比自己想象中的女巫还要好看。
  “你是住在火山里的魔法师吗?”
  “不,我不是。”
   黑发少年顿了顿,说:
  “我现在是个占卜师,我上周把我的魔法杖弄断了。”
  “不过现在我挺闲的,有什么事可以去屋里说的。”
  受到占卜师的邀请,静雄就这么跟着他进了黑漆漆的屋子。
  入眼是空旷的古堡大厅,华丽的地毯,和看起来有些傻的装饰画,空气不是太好,墙上蝙蝠形状的灯也处于熄灭的状态。
  整个大厅一片黑暗。
  “折原临也。”走在前面的占卜师头也不回的说。
  静雄明白过来这是他的名字,刚要开口说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临也却抢了他的话。
  “平和岛静雄——我知道的,”临也冲他笑了笑:“这个国家最勇敢的骑士。”
  “同时我也知道你来这里的理由,但是我只能告诉你…”
   “『最后一位女巫在一百五十年前被愚昧无知的人们以上帝的名义送上了火刑架。』”
  临也用白皙的手指抚摸着手心里的水晶球,冲静雄咧了咧嘴,暗红的眼睛也跟着眯了起来。
  
  “我还知道…你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那最后一位女巫,是我的母亲。”
  说完,临也手中的水晶球滑落到了地上,随着啪嚓一声摔的粉碎。
  那人露出了惋惜的表情,蹲下身去收拾水晶的碎片。
  锋利的碎片弄伤了临也的手,指尖渗出了鲜血,静雄慌忙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并用布条包扎了临也受伤的手指。
  “我现在连占卜师都不是了。”
  临也低着头,帽子再次遮住了他的脸。
  “我现在只是个巫师了。”
  “我的情报说完了哦,很贵的,水晶球也因为你被打碎了。”
  静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看起来很失落的人,但是他没看见临也红瞳里闪过的一丝狡黠。
  “我还知道你现在没有足够的东西来补偿我的损失,所以…”
  “你愿意留下来吗?小静?”
  
  ————
  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同意了那个巫师的说法,因为没法忍受看起来眼神像是小动物的那个人的请求。
  临也说因为他自己弄断了魔法杖之后,就不记得大部分魔法的咒语和名字了,剩下的奇怪配方和咒语也要一个个的试,所以今天拜托静雄的任务是保护小巫师的安全。
  “因为可能会有什么毒气x爆炸什么的www”
  笑的这么天真这样出事的时候没人救你啊喂。
  小巫师的腰带上别了许多小瓶子,里面装满了奇怪的亮晶晶的粉,抚了抚袍子,就蹦蹦哒哒的跑出去了。
  
  “这个是风魔法…”
  “这个是辅助用的…”
  临也一边捻着粉末向空中撒,嘴里一边嘀嘀咕咕的。
  如上的场景,静雄经历了几天,就习惯了。
  静雄觉得临也有点蠢,虽然脑子很灵光,但是他总是打碎东西,手笨的很。
  
  这样的活动到末了,两个人也就灰头土脸的回去了。
  在泡过澡后,小骑士不知怎的就糊里糊涂的上了也刚洗白白之后只裹了个被子的小巫师的床。
  “临也…”
  静雄木愣愣的开口:“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裸…”
  那个睡字还没说出来,就被气冲冲的小巫师给揍了。
  小巫师很郁闷,自己好好的睡个觉,感觉有个东西上来了,接着自己就被掀了被子,还被说那样的话。
  临也气呼呼的钻进被子里决定不理那个傻子,没成想静雄居然直接钻进了被子,把光溜溜的临也抱进怀里。
  "(ºДº*)草…草履虫你快放开我!! ”
  脸颊微红的临也死命挣扎着,奈何这家伙天生怪力,根本拗不过。
  静雄将脸埋进小巫师软软的黑发里,蹭了蹭,鼻中全是那个人特有的气息。
  骑士觉得自己有点喜欢这个有点恶劣的巫师了。
  而且巫师和女巫似乎也没差。
  “临也…我说…”骑士有些犹犹豫豫的对着怀里蒙圈的人说:“你…愿意跟我交往吗?”
  小巫师觉得自己的脑子瞬间就停止了工作。
   “……但我是男的…”
      “甚至连人类都不是。”
   “如果这些你都愿意接受的话…”
  “好啊。”
     一百五十七岁的折原临也 ,和十七岁的平和岛静雄,恋爱了。
  
  就算恋爱了,就凭小骑士那一本正经的性格,估计也和过去不会有什么区别。
  除了偶尔会突然贴上来的吻,还有临也突然会红起来的脸。
  估计再过不久,该干的也干了不该干的也干了,注意身体啊,小巫师。
  ——————
  故事的最后,公主当然要嫁给王子的。
  顺便一说,女巫惩罚了公主,是因为她想抢走属于女巫的骑士。
  所以说,人家都名花有主了还上去这不是自讨没趣嘛~☆
  
  
  『其实本来是想写更长的…写一写公主和老国王,不过突然想起来这本来是写给这二位的,所以就删了。』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