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熙☆

这儿洛熙,咸鱼一只,更新…看图力,文力,时间
静临不逆
我爱阿临,阿临爱我
颓废lo娘+coser一只

练习开车,想弹电吉他,想画画,想写文
脾气不很棒,尤其是现实中。。。

不过ヽ(゜▽゜ )-C<(/;◇;)/~还是不要大意的和我玩吧

【静临】那天,我变成了幽灵

   恋人前提#
  ooc#
   甜
  今天的天空,很漂亮。
  
  咖啡浓郁的香气充斥着鼻间,坐在办公桌前工作的黑发青年敲击着眼前笔记本的键盘,偶尔会用他那纤瘦白皙的手端起咖啡杯来抿一口。
  真是个悠闲的上午。
  折原这么想着,处理完了手头的工作之后,决定出去观察人类。
  折原喜欢这样的天气,蓝的透彻的天空配上他最爱的人类,总是让他心情愉悦。
  青年带着笑容走到大街上,看着那些他所喜爱的人类。
  笑着的,哭泣的,愤怒的。
  多么美好的生物。
  我爱人类,但某个怪物除外。
  
  “小田田?”折原发现了停在街角一隅的面包车,以及那车里无时不在的四人组。
  没有人回答他,门田还是看着窗外,司机依旧抱着圣边琉璃的写真,游马崎对着他们激动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甚至那个总是称呼他为“小临临”的狩泽都没有理他。
  折原倒也没在意,耸耸肩转身就离开了。
  但是很快他发现不对劲了。
  碰见了一副好孩子样的龙之峰,碰见了极为厌恶折原的纪田,还有曾经要用罪歌斩他的园原。
  大家好像都没有看见他,不管他做什么。
  笑容僵在了脸上,折原掏出手机给他唯一的损友打电话。
  “你好,这里是岸谷…” 密医的声音从那头传了过来。
  
  “喂…新罗…”
  
  “喂?那边有人在吗?”
  
  折原的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新罗?你在说什么?”
  
  “啊啊赛尔提,没事的,不知道是谁打的电话啦…一直没有说话也许是什么骚扰电话什么所以不用管——哔——哔”
  
  被当成骚扰电话挂掉了,虽然那家伙嘴巴很欠但从不会这样没礼貌。
  他们看不见他了。
  得出这个结论的折原,并没有多么沮丧。
  
  毕竟人类看不见他了之后观察起来更方便了不是吗?
  
  折原来到sunshine60°附近的海洋馆,因为不是休息日所以馆内的人不是很多,柔和的光线折射着玻璃,透过折原的身体。
  馆内有几对热恋中的情侣,正对着一个巨大的水族箱。
  “不管这里多么温度宜人,食物丰富,可这里终究不是大海。”
  青年将身子靠在厚厚的玻璃墙壁上微眯着红瞳自言自语起来。
  “去下一个地方吧~☆”
  
  折原抚了抚大衣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转身向门口走去。
  其实你只是吃够狗粮了吧?
  
  现在几点了呢?啊啊,快十二点了。
  折原并没有饥饿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变成了“幽灵”之后部分身体机能也没有了。
  不过就算他去买东西的话,也没有人能够看见他。
  折原撇了撇嘴,走到了最近新开的一家咖啡厅。
  这家咖啡厅的特色就是准备了许多自己设计的小信封和印了字的便签,是为了许愿也好,鼓励自己也好,也就像是祝福一样的东西。
  
  明明是很俗套的东西,结果换了个形式就这么受欢迎。
  随便找了个沙发坐了下来,柔软的沙发贴着折原有些酸痛的背部,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看到干净的咖啡桌上的一角叠着一些印刷很精致的便签,折原便抽了一张出来。
  上面用花式英文字体写着『请告诉我,今天发生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是什么。』
  折原噗嗤一下笑了,他喜欢的人类就是这样,总是做出一些让他出乎意料的小事。
  想了想,提笔在便签上写下了一行字。
  
  『今天,我变成了幽灵。』
  
  听起来确实很不可思议,那这种不可思议的恶作剧,什么时候结束呢?
  
  ————
  现在是黄昏之时,橙红色的晚霞一点点吞噬着光,白昼即将结束。
  折原很累了,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上。
  他去了海洋馆,去了新开的咖啡厅,还有第一次遇见那个怪物的地方。
  
  最后路过了西口公园,看见了那个怪物。
  
  “小静?”
  金发的男人背对着折原坐在长椅上,完全没有感觉到他。
  要是换做平时,一定会又叫又吼地抓起他屁股底下的长椅向他丢过来的。
  
  “我还以为,不是人类的话,就能看到我的。”
  折原露出了一丝他自己都没察觉的苦涩,在平和岛的身边坐了下来。
  平和岛似乎心情不太好,皱着眉,手中拿着点着的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道那家伙现在在干什么呢?”
  平和岛自言自语着。
  小静谈恋爱了吗?
  这句话激起了折原的好奇心和不爽,凑到男人身边企图能发现点什么。
  平和岛没了下文,只是将手中的烟放进嘴里吸了一口,起身离开了。
  
  “这算什么嘛…”
  哪家的妹子这么没眼光看上了这个没智商的草履虫?
  这么想着,折原迷迷糊糊地就靠在长椅上睡了过去。
  作为幽灵的一天,结束了。
  
  ————
  折原是在家里醒过来的,一睁开眼睛,看见了金发男人的那张蠢脸。
  “小…静…?”
  平和岛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摸了摸他的额头,将手中的玻璃杯塞给他。
  “看起来没烧傻。”
  喝着杯中温凉的水,折原疑惑地向男人发出疑问:“小静怎么会在这里呢?”
  “还是烧傻了…”
  平和岛又摸了摸他的头,想着要不要打电话给新罗。
  “不记得了吗?今天下班回来就发现你昏过去了,新罗来开了药,说是休息一阵就好…”
  在男人一通解说下,折原被烧的阵痛的头才渐渐清醒过来。
  这么说…是梦吗?
  想起了自己已经和眼前男人同居的事实,折原捂了捂自己有些发烫的耳朵。
  “小静…晚上我…”
  平和岛敲了折原一下,力度控制的很好,没有弄伤自己的恋人。
  “想都别想,”
  “只能喝粥哦。”
  折原坐起来拉住了平和岛的手,眨巴着红瞳,有些讨好的说:“那下次…”
  “…好。”
  已经知道自己恋人要说什么的平和岛也没能再狠下心去拒绝他,只好妥协。
  
  能够观察到人类的世界,而不牵扯其中,是折原梦寐以求的。
  但…
 『无论鱼缸再怎么合适,它终究不是海洋』
  
 —— fin  ——

评论(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