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熙☆

这儿洛熙,咸鱼一只,更新…看图力,文力,时间
静临不逆
我爱阿临,阿临爱我
颓废lo娘+coser一只

练习开车,想弹电吉他,想画画,想写文
脾气不很棒,尤其是现实中。。。

不过ヽ(゜▽゜ )-C<(/;◇;)/~还是不要大意的和我玩吧

『静临』左 【三】

  
  平和岛记得,自己不知道在哪里读过这样一段话。
  〖你之所以看不见黑暗,不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黑暗,而是有人竭尽全力将黑暗挡在了你看不见的地方。〗
  
  平和岛曾想过…
  
  那个为世人遮挡黑暗的人,一定是将他左边的世界忘记了。
  ————
  在沙发上蜷缩了一夜的平和岛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不出所料的一片漆黑。
  左眼的位置还伴随着阵阵剧烈的疼痛直冲脑髓。
  平和岛很少感觉到肉体上的痛苦,所以,这“很少”一旦发作起来就要人命。
  睡在另一个沙发上的折原似乎察觉到了这边平和岛隐忍的痛呼,爬起来向这边看过来。
  
  “喂喂…不会吧…”
  折原赶紧过去扶住他,摸向手机想要不要打电话给医院。
  
  “喂…用不着…”平和岛有些烦躁的把折原的手打到了一边。
  
  “一会就好了。”
  这一下把折原打的一愣一愣的,寻思着自己好不容易发发善心帮个忙,还被打了。
  
  “那你自己呆着吧。”折原撇撇嘴,起身绕过平和岛,拿了个杯子倒了杯水来安慰他大早上就受到惊吓的小心脏。
  
  除了开始会痛哼几声的平和岛现在蜷缩在沙发上安静的像是死掉了一样。
  
  该不会真的死了吧。
  
  “喂…小静!你家里有人来打电话了!” 折原拍着自己白皙的两条腿:“我不能光着跑出去拿衣服的所以你赶紧起来啦!”
  
  金发男人皱着眉紧闭着眼没有半点动静,折原看着男人帅气逼人的脸,又瞅了瞅响个不停的电话,有点伤脑筋。
  
  “没办法了啊…”
  折原深吸一口气,轻轻把脸凑了过去。
 
  “就这一次…”
  
  几乎要人命的痛感突然如同潮水般褪去,平和岛堕入黑暗的世界透出来一丝丝的不算刺眼的光。
   “…折原?”
  折原把自己的唇贴在自己的唇上,那双红色的眼睛还无辜的眨巴了两下。
  
   “叫我『临也』就可以了。”
  折原抹抹嘴巴,把两条细白的腿从平和岛身上拿下来,平和岛才发现他刚刚是整个人跨坐在自己身上的。
  
  “没事了?不痛了?能看见了?” 折原拍了拍平和岛的脸,金发男人看起来一脸懵!
  
 『也许还没从失去初吻的悲痛中回过神来。』
  折原暗暗想着。
  
   “嗯…”
  
  其实平和岛想的是这个人没有裤子还上窜下跳的…像只…
  
  跳蚤。
  
  啪叽一声,平和岛就被气呼呼的折原一脚踹在地上。
  “那就赶紧出去拿衣服!大早上这个就吱吱吵个不停你也不消停!”
  
  没想到这家伙有起床气,还挺严重的。
  
  从管家那取回衣物,已经叮嘱他拿幽的尺码,结果折原套上还是富裕了一圈,松松垮垮的裤子套在在折原身上显得他更加瘦弱。
  
  “我说怪物先生,”洗漱完毕的折原舔了舔自己有些干涩的唇,用宝石红色的瞳直勾勾的看着平和岛。
  
  “我饿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相视着,非常应景的还有两个人肚子的咕咕声。
  
  折原确实是饿坏了,如果说昨晚的吃相还算文雅,那现在就是一点都顾不上什么体面了。
  浅色酱汁也有些许沾上了嘴角。
  
  说起来这小子是不是刚才亲了自己???
  
  “临也,你刚刚…”平和岛犹豫着要不要问刚刚发生了什么尴尬的事情。
  
  “什么什么?”折原把口中的面吞了下去,又啜了几口汤,他在努力找回优雅吃饭的感觉。
  
  “你是指我刚刚叫你怪物先生那件事么?”
  折原笑嘻嘻的用筷子敲了敲碗,故意打断了平和岛的话。
  
  开玩笑,刚刚发生了什么尴尬的事情?
  从昨天这混蛋把咖啡撒在自己裤子上到现在空气里都一直充斥着尴尬的气息!!
  
  可谓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因为小静你啊,第一次见面就把咖啡泼到我身上,而且还擅自把我留下来过夜,然后莫名其妙被掐住脖子,搞得我几乎以为自己要被杀了呢…”
  “还有小静给人一种力气很大的感觉呢~很暴力,但又算不上太坏,就像童话里的怪物呢那么粗鲁~”
  表面上像在笑着调侃平和岛的种种,但是给人一种莫名的敌意。
  
  折原在努力的挑衅着平和岛,希望自己能挑起他的怒火然后让他忘掉今天早上的那个吻。
  
  但是平和岛从折原滔滔不绝的废话中听出了除了挑衅之外别的情绪。
  
  在生气啊,这家伙。
  
  ——tbc——

猜猜临也为什么要亲小静呢www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