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熙☆

这儿洛熙,咸鱼一只,更新…看图力,文力,时间
静临不逆
我爱阿临,阿临爱我
颓废lo娘+coser一只

练习开车,想弹电吉他,想画画,想写文
脾气不很棒,尤其是现实中。。。

不过ヽ(゜▽゜ )-C<(/;◇;)/~还是不要大意的和我玩吧

『静临』左 【四】

  一如既往 ooc
  小学生文笔
  ————
  
  “对不起。”
  
   那个时候,我听见了那个金发的暴躁男人一脸认真的对我这么说。
   我差点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哈?”
  我虚假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住,就这么凝固在了脸上。
  
  “对不起,临也。”他又低声说了一遍。
  
  这个男人简直有意思的不行,在他认识我之前我就注意到他了,同时我也在猜测着他下一步行为,但是这个男人总是,总是,总是超出我的预料。
  这非常讨厌,就像那天他把滚烫的咖啡溅到我的裤子上一样,还有和疼痛一样来的突然的公主抱。
  『对不起』什么的,本来以为不会从他嘴里听到这句话。
  
  啊,说起来他为什么要对我道歉呢?
  我低下头思索自己刚刚说的话,啊啊。
  他不会是以为我在闹别扭吧?
  
  啧,我说的只是实话而已。
  
   “别开玩笑哦,我不接受,而且我也不知道你道的什么歉。”
  “小静非常热心的照顾了烫伤的我,已经非常足够了哦。”
  我敷衍着,抿了口白开水,对于这没什么味道的口感很不满,甚至开始想念楼下廉价的速溶咖啡。
  
  “忽略了你的感受我很抱歉。”男人低沉的声音直击要害,不知为何胸腔里的东西怦怦跳动起来。
  “今天晚上我想请你吃顿饭作为补偿,”他眨巴着琥珀色的瞳:“不,是邀请。”
  
  他那深邃的琥珀色简直要把我吸进去,稍微有些喘不过气。
  
  我才不要去…
  
  “好。”
  这话说出口我自己都稍微有些吃惊,明明我不想这样来着。
  
  然后就是上班时间,虽然今天大部分人都休假,但是没完成工作的要继续加班。
  
  包括我昨天因“工伤”所耽误的工作,真是没良心的人。
  
  完成工作后的我想翘掉那个不小心答应平和岛的晚餐,准备从后门的小巷子溜出去。
  
  好巧不巧,电话响了。
  
  “折原先生,好久不见,这次…也依旧拜托你了。”
  有些刺耳的中年男人的声音,我不太想提起这家伙,怎么说呢,他交给我的工作都是我非常排斥的。
  是在东京里的黑帮,那的不少成员都喜欢来找我治疗,虽然报酬丰厚,但我厌恶这份工作。
  
   我治疗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我的母亲…她有一半妖精的混血,也就是我也遗传了一部分的妖精的血统。
  妖精都有一项特殊的能力,而我继承了我母亲治疗的能力。
  说起来非常讨厌,我要治疗别人需要与被治疗人有不同程度的身体接触,比如拥抱,握手,亲吻这样的……
  
  想想一群对你虎视眈眈的糙汉子等着被你亲亲抱抱什么的…即便是喜爱人类的我也禁不住一阵恶寒。 (当然没有亲过)
  
  混蛋都给我去找密医呀啊啊啊!!! 当奶妈才不是我的意志!
  
  明明我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情报屋的…
  
  强迫性终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匆忙的赶到那老头指定的地点。
  也许是急着翘掉小静的邀请,我也没多想,到了才发现约定的地点是一条小巷子——
  而且行人很少的那种。
  
  除了老主顾之外,周围还站了一圈身着五颜六色体恤的生面孔。
  
  妈耶,他们不会是认为我的能力有威胁然后叫了七个葫芦娃来杀我灭口??
  
  ——tbc——
  突然胡思乱想的阿临hhh
极短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