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熙☆

这儿洛熙,咸鱼一只,更新…看图力,文力,时间
静临不逆
我爱阿临,阿临爱我
颓废lo娘+coser一只

练习开车,想弹电吉他,想画画,想写文
脾气不很棒,尤其是现实中。。。

不过ヽ(゜▽゜ )-C<(/;◇;)/~还是不要大意的和我玩吧

『静临』无人知晓(一)

  (十三卷后)
   微虐#
          ooc有

  
  平和岛一直祈求的“如同他名字一般平静的生活”终于到来。
  这是在他解决了和他纠缠多年的宿敌之后的想法。
  老实说他并没有什么愧疚,对折原来讲。
  又恶劣,又吵,又没良心。
  死了也没谁会悼念他。
  
  毕竟连他的两个妹妹都毫不担心的说出哥哥死去的话也没有问题的这种话,真是可怜。
  
  不过平和岛并不相信这个狡猾的宿敌会轻易死去,就算自己使出全力。
  
  金发男人冷哼一声,吐出两个烟圈,朝在公园口招呼他的田中汤姆走去。
  
  『今天的天气真好呢。』
  留着雷鬼头的上司看着透彻的天悠闲地感叹了一句。
  『是啊。”』
  平和岛随口接道
  今天不仅天气很好,平时繁忙又吵闹的工作也很快就结束了。
  
  回到家中的平和岛猛的灌下一口牛奶,抹了抹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准备去洗个澡。
  
  这是跳蚤不在的第一周,要好好庆祝呢。
  
  ——
  『小~静☆』
  午睡醒来耳边传来自己宿敌的声音,这实在不太美妙。
  不过今天平和岛心情蛮不错,也没有朝折原发火。
  『干嘛?』
  黑发少年很少见的没有露出那种总是让平和岛忍不住揍他的表情,他顿了顿,抬头看向天空
 
    『天气很好,』折原微眯着猩红色的眼,伸出舌舔了舔干涩的唇——
  
  『用来睡觉很浪费哦,小静。』
  
  『……』
  躺在地上枕着校服的金发少年沉默了一会,看向笑的贼兮兮的折原。
  
  『那我要不用来揍你吧,临也哟。』
  不同于平时嘶吼般的咆哮,此时的平和岛更像是在对友人开一个风轻云淡的玩笑。
  
   或许是来神时期的他们的关系还没有那么糟糕的缘故,也可能是什么别的不可言说原因。
  
  折原坐在了…不,应该说是靠在了平和岛的身上,然后把自己十根白皙纤细的手指拢成一团,伸到金发少年面前。
  
  『猜猜,里面有什么?』
  
  『小刀。』
  
  『不对,再猜。』
  
  后来平和岛猜了数十种折原会拿来捉弄以及可能会拿来捉弄的东西,可惜一个都不对。
  
  其实平和岛还想过会不会是什么蜘蛛蜈蚣之类的东西,不过看着折原满是笑意的红瞳就打消了这个想法,而且这家伙有洁癖,也不像是会拿这种东西的家伙。
  
  『是花哦。』
  折原与其他青春少年略不同的白皙手掌中躺着两朵小小的重瓣樱花,还有点细碎的花瓣。
  粉白的花瓣和金色的花蕊,靠近花蕊的瓣上缀了一点深粉色。
  
  平和岛突然有种想把樱花别到折原的耳后的冲动,但也是一瞬间而已。
  虽然这家伙的内在完全衬不上樱花的纯洁,可上帝就是这样不公平,给了他的宿敌一副好皮相和一个聪明的脑子。
  
  『再过几天就是夏日祭了。』
  
  是啊,夏天快要来了,已经有断断续续的蝉鸣响起来了。
  
   『小静…』
  
  阳光有些刺眼,刺眼到有些看不清折原脸上的表情。
  
  一声炸雷把平和岛从梦境中拽了出来,激烈的雨点敲击在玻璃窗上,半开的窗户也漏进了很多雨水,吸收着空气中的热度。
  
  现在——也是夏天。
  
  刚刚好像做了个梦,梦里是少年时期的他们。
  平和岛揉搓着金发,开始回忆刚刚梦境里那刺痛人的白光。
  
  啊——想起来了。
  那个时候,折原想邀请自己去参加夏日祭来着,那个时候自己还有小小的期待了一下,虽然最后也没能去成。
  
  和折原打了一架,对方右手粉碎性骨折,在家躺了一个半月。
 
  反正都是他不好,包括今天自己睡不着,也是那家伙造成的…
  从高中开始, 他就非常喜欢给自己找麻烦。
  制造混乱,制造误会,制造不必要的伤痛。
  
  他就是这个世界所赠与——对,是赠与他们的灾厄。
  一个美丽的恶魔。
  
   直到这个世界完结之前,这样恶劣的家伙一定还会在某处继续他那所谓观察人类的行径的吧?
  
  对吧?临也?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