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熙☆

这儿洛熙,咸鱼一只,更新…看图力,文力,时间
静临不逆
我爱阿临,阿临爱我
颓废lo娘+coser一只

练习开车,想弹电吉他,想画画,想写文
脾气不很棒,尤其是现实中。。。

不过ヽ(゜▽゜ )-C<(/;◇;)/~还是不要大意的和我玩吧

【静临】无人知晓 (二)

  食用愉快#

        好痛。
  好刺眼。
  好难受。
  有谁…在吗?
  
  当然——谁也不在。
  ————
  平和岛正坐在密医家的柔软沙发上,皱着眉板着脸,就好像谁欠了他一百万。
  
  哦,我忘了,他本来就是个收债的。
  
  穿着白大褂的密医搂着自己爱人的腰情浓浓爱黏黏的把她送出门,又依依不舍的送别了好一会,才转身回到自己的好友面前。
  
  『新罗,我得了什么病?』
  
  『是绝症哦静雄☆』
  感受到自己损友刻意模仿的某人欠揍的语气平和岛忍不住扶了一下发痛的脑袋。
  
  『好好说话,不然拆了你家。』
  
  『口意,静雄你太暴力了。』岸谷揉了揉自己受惊的脸,又摆回笑嘻嘻的模样。
  
  『你什么病也没有哦,觉得光刺眼只是有点散瞳而已,也可能是你做噩梦后的心理作用,总之滴滴眼药水一会就好了。』
  
  啊,是这样么?
  
  他拿起沙发上的外套——从那之后他业余时间就不怎么穿酒保服了,虽然性格和生活习性还是没变。
  
  『你要去哪?』
  密医漫不经心的询问着,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我去趟新宿。』
   金发男人沉默了一会,半晌才挤出这样一句话,平时就低沉的声音此时听起来也有些闷。
  
  『果然啊……』岸谷不知道在感叹着些什么,把手插进口袋,用轻快的语调叙述着某些事实。
  
  『临也已经不在那里了哦。』
  
  『……』 没有回答他。
  
  平和岛推开曾经被自己弄坏无数次的密医家的大门,走进了电梯。
  岸谷家住的楼很高,接近楼顶,也相对在这小小的封闭空间呆的时间会久。
  平和岛不喜欢呆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这使他呼吸困难,当然是心理作用。 所以他每次不管是去折原住的公寓还是岸谷家的,都选择爬楼梯。
  说起来,折原的公寓不是很高,似乎是因为他喜欢居高临下观察人类,但是却不喜欢太高的地方。
  『因为这样的话人类看起来就像蚂蚁一样,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也就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了,这样就没有意义了不是吗?』
  
  平和岛努力的回忆着大脑中关于折原的记忆,似乎极少有和他和睦相处的时候。
  
  像过去一样,站在门口低吼着折原的名字,然后推门而入。
  
  因为平和岛的无数次进出,门锁已经被破坏掉了,屋内的摆设已经落下一层积灰,巨大的落地窗也变的灰蒙蒙起来。
  
  他还没有回来。
  
  折原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是不会容许自己的居所脏成这样的。
  
  『临也已经不在新宿了哦。』
   密医的声音突然在脑中响起。
  
  『我知道。』
  平和岛无声的回答着。
  
  靠近落地窗的地方,放着一张办公桌和一把黑色的转椅,除去灰尘不计,桌子上整齐的文件和资料就能看出主人是个很爱整洁的人。
  
  好像可以看见那只跳蚤在闲来无事的时候,抱着咖啡杯坐在转椅上在这个屋子里疯狂滑动的样子。
  还有那魔性的笑声。

  虽然很讨厌他,但是他不在之后……
  
  『反正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平和岛这么安慰自己。
  
  【不…对…】
  平和岛感觉到手上异常的滑腻感,不禁吃了一惊。
  如果只是离开一周的话…不会有这么厚的灰的。
  【不对…】
  那家伙的脸,那家伙讨人厌的笑容,那家伙的总是透着戏谑的眼神。
  
  开始想不起来了。
  
  空气中有些刺人的灰尘,戳动着平和岛绷紧的神经。
  
  『叮咚~☆』
  是新罗的短信,但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平和岛有些不想点开它。
  他异于常人的直觉告诉他,打开它吧。
  里面藏着他不知道的真实。
  
  『静雄,我考虑了很久要不要告诉你这个事实,你现在应该在折原君的公寓里对吧?』
  
  『你的直觉应该让你感受到什么了…』
  
  『不要再欺骗自己了,折原君已经离开三年了。』
  手机一下没握住,啪嗒一下掉在了地板上,平和岛没去捡,只是呆楞楞的站着。
  手机似乎摔坏了,一闪一闪的屏幕显示出最后的文字。
  『折原临也,不在新宿。』
  
  『同样的,他哪里也不在。』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