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熙☆

这儿洛熙,咸鱼一只,更新…看图力,文力,时间
静临不逆
我爱阿临,阿临爱我
颓废lo娘+coser一只

练习开车,想弹电吉他,想画画,想写文
脾气不很棒,尤其是现实中。。。

不过ヽ(゜▽゜ )-C<(/;◇;)/~还是不要大意的和我玩吧

『静临』无人知晓(三)

 非常短小的一章,最近比较忙,深表歉意

文笔差
ooc
——

 『折原临也,哪都不在。 』
  
  【我…不想死。】
   ————
  
  平和岛的病,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是绝症。
  不过是精神性的自我欺骗罢了。
  坚信着那如同跳蚤一般生命力顽强的宿敌会回来,便隔三差五到那人曾经的公寓里去扫荡一番。
  不过即便是跳蚤,被压碎了腹部也是会死去的。
  只要是生命,都会死去的。
  
  直到那人干净的公寓地板积满灰尘,直到墙角结满蜘蛛网,直到那总是挂着让自己愤怒的笑容的清秀面孔在自己的记忆中模糊。
  
  『这个东京,只剩下他一个怪物了。』
  
  当平和岛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太晚了。
  
  折原临也,一个死了也不放过生者的人,虽然这并不是他的错。
  
  【在折原临也的衬托下,你才像个怪物。】
  
  【同时,也无比的像个人类。】
  
  ————
  
  『那家伙…死了?』 这是平和岛。
  
  『死了。』这是密医。
  
  『不过跟静雄你没关系而已。』岸谷推了下鼻梁上黑色的镜框。
  
  『毕竟一直他都是这样的男人,太平和了就不是他了,所以也导致了他的失败…』
  
  ……
    
  『他……』
  平和岛其实根本没有听岸谷后面说了些什么,金发的男人只是平静的,说出了自己坚信的事实。
  『一定还活着。』
  活在某个国家,某个城市,某个角落。
  他在等他去找。
  
  密医听到平和岛固执的话语,露出了苦笑。
  『真是符合静雄想法的话啊…真不愧是你呢。』
  岸谷掏出了手机,调出了他和折原最后的通讯记录。
  
  『和折原君最后一次联系是两年前,那个时候他在武野仓,还用往常那样恶劣的语气说自己快要死了…是别人什么的话都会以为他开玩笑的。』
  『但是我知道……如果连他都这么说的话,那就一定是事实了。』
  
  『不过事已至此…静雄你还要去么?』岸谷推了推鼻梁上的反光眼镜,问道。
  
  一定要去。
  
  不管是心底,是大脑,还是身体。
  全身的几亿细胞都在叫喊着。
  
  【一定要去把那个混蛋找回来。】
  
  密医笑了,欢呼着叫着他家的无头的搬运工去吃晚饭。
  
  『走吧,赛尔提,我们去给静雄做一顿送别饭~虽然赛尔提的料理我完全不想让别人吃到呢。』
 
  仅有三个人的送别会,而且还当了其余两人的电灯泡,配上无头骑士味道奇特的古怪料理…
  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随意用筷子夹着不成形的土豆块,平和岛回想着和大家的聚会时,从来都没有折原。
  
  那么想必也不会有谁来给他开送别会什么的,就算送别会上只有味道诡异的炖土豆和汤。
  
  他一定连这个都没得吃。
  
  平和岛自己也分不清楚这从心底滋生的酸涩的感觉是什么,对感情比较迟钝的他觉得就好像吃了一块麻嘴的花椒一样奇怪。
  
  可能是一天下来的信息量有点大,被告诉了自己得了怪病,其实已经过了三年,到自己稀里糊涂的就要出发。
  
  不过,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多谢款待。”
  金发男人提起草草收拾的行李对友人道谢,转身走出门外。
  
  当然,他也不想回头。
  
  ——tbc——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