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熙☆

这儿洛熙,咸鱼一只,更新…看图力,文力,时间
静临不逆
我爱阿临,阿临爱我
颓废lo娘+coser一只

练习开车,想弹电吉他,想画画,想写文
脾气不很棒,尤其是现实中。。。

不过ヽ(゜▽゜ )-C<(/;◇;)/~还是不要大意的和我玩吧

【静临】无人知晓(四)

  距离平和岛离开池袋,已经过了三天。
  
  ——三天前分割线——
  
  飞机窗户外,是泡沫般纯洁又易碎的云,天空依旧是纯粹的宝石蓝。
  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还是为了一只三年不回家的跳蚤。
  
  平和岛也没想过自己会不打一声招呼的就从池袋离开,自己的弟弟,上司,都没有告诉。
  
  而且他好像没有请假。
  
  但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
  
  当金发男人走出飞机场的时候,在他面前是一个崭新的城市和拥挤的人流。
  
  崭新的有些可怕。
  
  好不容易打通了幽和汤姆的电话,匆忙的告诉了他们未来的自己可能要消失一段时间,请务必不要担心……也请了一长段的假期。
  
  『直到自己冷静或者找到某个东西为止。』
  
  这是假期的期限,真是任性啊,静雄君。
  
  但是下一刻…刚刚来到陌生城市的不安几乎是在瞬间消散个云飞烟灭。
  
  这个城市的空气中,夹杂着数不清的气味的空气中,有着淡淡的,临也的味道。
  
  『他一定还活着。』
  
   这么想着,金发的男人似乎又回到三年前那样,随时等待着宿敌的到来。
  
  男人找了一家酒店住下,收拾完并不多可以说是很少的行李,准备到周围转一转。
  
  前台的服务小姐用甜美的声音为平和岛解说了一大堆,包括附近的街道,可平和岛基本上都没听进去。
  
  【自己真的是离开池袋了,这样的自己在别人眼里,也只是普通人而已。】
  
  无意中走到了某处,抬头发现是个陌生的街道,平和岛发觉自己无意中走到了前台小姐说的那条街道。
  
  是个挺繁华热闹的地方。
  
  『这条街里有一家咖啡厅,里面咖啡很好喝,我想先生今天应该很疲惫了,不过那家店很适合放松心情,所以仅是我个人的推荐,希望我能帮到您呢。』
  
  回想起来才发现那个小姐是个话唠。
  
  平和岛有些沮丧的发现他不知道咖啡馆的名字,而前台姑凉也没有告诉他。
  
  不过当找到了之后,他才明白这家店是没有名字的。
  
  门店牌上是光光的一片,或许这家的店主是个纠结狂,所以名字迟迟未定。
  
  门被推开的一瞬间,扑过来的空气有些苦涩的咖啡香气。
  
  『我回来了。』
  
  推开店门的是个小孩子,穿着白衬衫配着深咖色的背带裤,白净的脸上有着小孩子很常见的纯洁的笑容。
  
  但不知道为什么给平和岛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遥人,欢迎回来。』前台擦着咖啡杯的老先生招呼着小孩 。
  那位老先生虽然头发已经花白,但是梳的非常整齐,站姿也非常笔挺,看起来非常精神。
  
  『有客人来了。』
  老先生对遥人说。
  
  平和岛找了个靠窗户的座位坐下,桌子上摆放着装饰用的花朵,从花瓣中心散发着香气,中和了空气中咖啡的苦味。
  
  小沙发虽然坐不下两人,但是平和岛坐上去并没有什么觉得狭窄的感觉,反而觉得十分舒适。前台小姐没有说错,这里确实适合放松心情。
  男人并不喜欢喝咖啡和啤酒,折原也曾说过他很小孩子舌头。
  
  遥人站在平和岛的旁边,小手拿着一支笔和一本本子,眼睛也一直盯着平和岛。
  
  【还挺像那么回事的。】小孩子认真的样子让男人觉得有点好笑。
  
  随便点了一杯浓缩咖啡,听平和岛幽说浓缩咖啡虽然味苦但是却是每家咖啡店很经典的饮品。
  但是喝到嘴里的时候却没有他想象中的那种极苦的味道。
  
  加了很多牛奶和方糖。
  
  也是他喜欢的味道。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