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熙☆

这儿洛熙,咸鱼一只,更新…看图力,文力,时间
静临不逆
我爱阿临,阿临爱我
颓废lo娘+coser一只

练习开车,想弹电吉他,想画画,想写文
脾气不很棒,尤其是现实中。。。

不过ヽ(゜▽゜ )-C<(/;◇;)/~还是不要大意的和我玩吧

【静临】无人知晓(五)

  平和岛喜欢牛奶的味道,从小的时候就是如此。
  因为生活对他来说已经够艰辛的了,既然这样吃点甜食也没有什么不好。
  
  同样的他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会不喜欢甜食,尤其是折原临也。
  也许是脑子用的太多需要清醒点,别被甜食糊住(笑)
  ————
  『非常抱歉,先生』
  遥人怯生生的说。
  『您的样子非常像社长描述的一位故人,社长说过,他的故人非常喜欢吃甜的东西。』
  
    平和岛几乎要窒息了。
  
  『社长他开过玩笑,说如果有一天能看见他,请一定在他的咖啡里多加点奶精。』
  遥人不停的道着谦,声音都有些发抖。
  
  平和岛深吸了一口气来平息内心的紧张与波动。
  『你们…社长他…在哪里?』
  
  不会错了……从机场出来的时候,这条街会有临也的气味,是因为他在这里呆过啊!
  
  『社长他…』遥人歪着头看着金发男人,想了一会吐出几个字。
  
  『他去旅行了哦!』男孩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大概不久以后,就会回来了。』
  
  『…这样啊。』金发男人喃喃的低语道。
  『谢谢你。』
  
  ————
  【我…不想死…】
  
  又是这个梦。
  每个人都有伤口,无论是看得见的,看不见的,还是新伤旧疾,它都是在疼痛着的。
  
  平和岛的伤口没有经过时间的沉淀而愈合,而是变得腐烂发黑,逐渐蔓延,即便这在外人眼里看不出来。
  
  因为它是刻在灵魂上的。
  
  梦境就像一头巨大的黑兽,吞噬着平和岛所处周身的光芒。
  从那噬人的黑暗中心,他听见了折原断断续续的声音。
  
  【这是个无声的世界。】
  
  【下一刻……我将死去…】
  
  【很可悲对吧?】
  
  『临…』平和岛伸手想去抓住漆黑中模糊的那个人的身影,但是只是徒劳。
  
  他醒来了。
  
  与梦境相同的是醒来的世界也一片漆黑,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声,平和岛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上面凌乱的金发已经被冷汗浸湿。
  
  折原细碎的声音还印在平和岛的耳朵里,这使他产生了现在是不是还在做梦,或者折原其实就在他旁边的错觉。
  
   手机亮了。
  
  是一封不知道从哪来的邮件,并没有什么内容,平和岛皱了皱眉,觉得可能是什么垃圾邮件之类的。
  
  平常不怎么在意小细节的男人突然发现了这封邮件是自己是有备注的。
  而这个备注的人,自己并不认识。
  
  『九十九屋真一』。
  
  【啊啊,平和岛君终于发现我了。】
  
  【真是迟钝呢~比饮茶说的还要迟钝。】
  
  随着接二连三的短信,本来还有些困意的平和岛算是彻底清醒了。
  
  『你是谁?』
  
  【很显而易见的啊,不是有备注么,九十九屋真一,折原临也的同行,说是竞争对手更好吧。】
  
  『……』
  
  疑惑,有太多要问的,犹豫片刻的平和岛只敲了一行字。
  
  『你知道那家伙在哪里么。』
  
  【啊,看起来你很确信我知道饮茶的下落咯?我还以为你应该最清楚不过的了。】
  
  『什么意思…?』
  
  【折原临也他三年前——说是三年前也不太准确,但也可以说是被你杀死了吧。】
  
  【诶~生气了吗?我开玩笑的,饮茶这三年里可是过的好好的。】
  
  平和岛没再回复那个奇怪的人,深深吸气,把肺部的空气挤出去,再把新的灌进来。
  
  无比艰难。
  
  这个城市有临也的味道,他在这里呆了很久,所以九十九屋说这三年折原还活着没有说谎。
  三年前的那种惨烈伤势,或许对于平和岛来说不算什么,过不了多久就会复原。
  
  但是……那只跳蚤呢?
  就算是生命力顽强的跳蚤,被捻破肚子,也是会死的啊。
  
  睡不着。
  满脑子都是梦境里折原断断续续的话语,和那触碰不到的背影。
  
  ————
  我是九十九屋真一,对,就是那个九十九屋。
  对于那个路标牌笨蛋,我确实没什么好说的,但是,我有句话想要告诉他,不过他那个状态应该也什么听不进去吧。
  鱼没有了水,会死。
  水没有了鱼,经过长时间的沉淀,会变得腐败。
  事到如今才发觉自己生命中占了绝大多数时间的那个人是谁,不觉得太晚了么?
  
  不过,我还有最后一句话要说——

  
  【他沉睡在那片无边的黑夜里。】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