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熙☆

这儿洛熙,咸鱼一只,更新…看图力,文力,时间
静临不逆
我爱阿临,阿临爱我
颓废lo娘+coser一只

练习开车,想弹电吉他,想画画,想写文
脾气不很棒,尤其是现实中。。。

不过ヽ(゜▽゜ )-C<(/;◇;)/~还是不要大意的和我玩吧

【静临】无人知晓(六)

ooc算我…
13卷后

     一夜无眠。
  
   ————
  
  那之后平和岛就呆在酒店里,几乎不出门,偶尔会去逛逛那条商业街,去那家无名的咖啡馆去坐坐。
  
  不过后来小孩子端上来的就不再是咖啡了,而是一杯加糖牛奶。
  
   这大概也是折原告诉他的,就像叙述一个普通的朋友一样……
  
  开什么玩笑,要是他和鞋子能够做“朋友”,今天也走不到这一步。
  
  平和岛不再出门,连酒店前台的话唠小姐也觉得非常奇怪。
  
   “平和岛先生…不是来旅游的么。”
  
  『啊……嗯。』金发男人想了想,对她说
  
  『我大概是来找一个人的——大概。』
  
  “那…为什么是『大概』呢?”
  
  金发男人似乎自己也不太明白,烦躁地揉了揉蓬松的金发。
  
  『可能那家伙并不怎么想见我……反正也不一定能见的到,所以随便…啊好烦。』
  
  『这样啊,』前台小姐露出了平和的微笑
  
  『一定会见到的。』
  
  『借你…吉言。』男人有些别扭的摸了摸鼻子。
  
  ————
  『继续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一向面无表情的绯麻里问着旁边的坐先生。
  
  平和岛每天都在下午的时候来,在橙红色的火烧云消失殆尽的时候再回到住所。
  
  『某人就算说了,那位客人也未必相信。』
  坐先生擦拭着手中的玻璃杯,把它放归原处,接着又拿起了下一个。
  
  『所以,还是要他自己去找“真相”。』
  
  可能对于他来说有些残酷,对于那个人来说太过狡猾。
  
  但是也是最好的结果。
  
  毕竟时间会消磨掉所谓的情感。
  
  【这句话不适用于所有人。】
  
  ——
  那个路标牌笨蛋依旧在等饮茶所谓的旅行结束,我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傻。
  
  不,不对,应该是有察觉到的。
  
  当他向周围人询问的饮茶的名字的时候,其余人对这个名字要么一无所知,要么闭口不提。
  
  距离平和岛来到这个城市,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
  仅凭一句听起来就知道是哄小孩的话,而坚持到今日……
  
  饮茶,你在他心里很重要哦。
  
  不过现在的你,已经听不见了吧。
  
   ——
  九十九屋怀念着那个橙色的头像,毕竟以后不会再看见那个在网络上装女孩子的混蛋了。
  
  喂喂,再这样下去就很无聊了。
  
  告诉他吧?
  
  告诉他吧。
 
  【武野仓的樱花,没有池袋那开的好呢。】
  
  又是奇怪的短信,平和岛皱了一下眉,决定不去理他。
  
  【但是武野仓的晚霞,非常的美丽。】
  
  【饮茶也非常喜欢这如同火焰一般灼烧着的东西。】
  
  【我想,他应该是想见你的。】
  
  【我猜你这个时候,一定在想“为什么想见我,但又躲着不出来呢?”】
  
  平和岛有种不好的预感,捏着手机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希望那个九十九屋继续说下去。
  
   【因为没法回来啊,他所旅行的地方,是单程票哦。】
  
  【说起来你似乎还不知道吧?这条街,不久前的某栋楼发生了爆炸。】
  
  【饮茶——折原临也他,就在里面。】
  
  耳朵旁边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吵个不停,头几乎都要炸掉了,还有尖锐的金属的声音。
  
  从手机传到手指的寒意在片刻间布满男人的全身。
  
  【我…不想死。】
  
  吵闹到几乎无法听见的声音里,夹杂着折原略带苦涩的声音。
  
  孤独的人理解孤独。
  
  平和岛呆坐在床上,头一次觉得这个屋子里的空气这么冰冷。
  
   『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吗?』
  
  不不,这一定是场梦。
  
  平和岛卷起被子,强迫自己睡觉,祈求着醒来以后什么也没发生。
  
  在意识掉入黑暗以后,他又做了那个梦。
  
  比起过去的一片漆黑,这次有了模糊的带颜色的影像,就像老电影一样带着雪花。
  
  临也坐在轮椅上。
  
  对面是无比遥远却又非常近的,灼烧着的晚霞。
  
  
  
  我我我结局在be和he之间徘徊不定,不过大纲决定是he的。。。

评论(1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