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熙☆

这儿洛熙,咸鱼一只,更新…看图力,文力,时间
静临不逆
我爱阿临,阿临爱我
颓废lo娘+coser一只

练习开车,想弹电吉他,想画画,想写文
脾气不很棒,尤其是现实中。。。

不过ヽ(゜▽゜ )-C<(/;◇;)/~还是不要大意的和我玩吧

【静临】无名歌

  医生静x病人临
  高中同班设定#
  应该是把不会很痛的刀
   (私设虽然经常吵架但是关系应该还不错,相对于原作来说)
  
  “我说——小静,你觉得你最不可能对我说的一句话是什么呢?”
  
  一向喜欢讥笑嘲讽平和岛的折原难得一本正经的向他提出疑问。
  
  “应该是『对不起』吧。” 平和岛想了想这么回答道。
  
  “那为什么是『对不起』呢?”折原用骨节分明的手托着白皙的脸颊:“为什么不是『我爱你』呢?”
  
  “因为你这家伙出现在这就已经是这个地方的不幸了…而且基本我周围的坏事什么的都是你做的不是吗?”
  
  “至于『我爱你』什么…你这家伙为什么会这么想啊!?”平和岛咬着吸管,稍微有些恼怒。
  
  “诶~我是这个地方的不幸啊。”折原笑嘻嘻地拉过平和岛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白嫩的脖颈上。
  
  “既然这样的话…”
  
  “来,杀了我吧。”
  
  身着黑色学兰的黑发少年脸上带着意义不明的笑意,红色的瞳直视着平和岛琥珀色的眼睛。
  
  “这玩笑不好玩,临也。”平和岛吮吸着手中牛奶盒中所剩无几的液体,直到发出空了的滋拉滋拉声,才这么对折原说道。
  
  “放弃你的阴谋吧,死跳蚤。”平和岛轻轻敲了下折原的头,当然是他自己意义上的轻,完全不顾折原抱头的痛呼。
  
  “我是不会变成明天电视新闻上报道的『少年A』的,所以也别打小算盘了。”
  
   平和岛将空了的牛奶盒扔进天台的垃圾桶,随着午休结束的铃转身走进黑洞洞的走廊。
  
  “啊,午休结束了呢。”
  
  “看起来小静就像进了异次元一样呢☆”
  
  “下一秒——会不会‘嘭’地一下整个空间都炸掉呢?”
  折原注视平和岛离去的背影消失在走廊里,靠在栏杆上笑着,嘴里吐出着恶毒的玩笑。
  
  自娱自乐。
  
  ————
  “那时候,我们还说过那么无聊的话题啊。”金发男人削干净了手中苹果的皮,递给了身后坐在病床边沉默不语的黑发青年。
  
   “吃吧。”
  
   苹果色泽很好,汁水饱满,但是折原丝毫没有吃的意思。
  
  “静雄…”门外是自己的老友简同事的岸谷,悄悄向平和岛打手势示意他出来。
  
  “折原他…还是那样吗?”岸谷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嗯,不说话,不吃东西,连觉也不睡。”平和岛叹了口气。
  
  一年内自杀了四次未遂,鉴定为精神性抑郁和轻度癔症,最后被送到老同学这里来。
  当时平和岛看见折原的时候,心好像被揪了下。
   面容没有太大的变化,和国高没什么区别,但是脸上被平和岛嫌弃说是恶心的笑,没有了。
  
  应该说在那张清秀好看的脸孔上看不出一点情绪的波动。
  与高中时候不同的,那双总是藏匿着狡黠的红瞳,此刻也沉静地像潭死水。
  除了抿着嘴发呆,最多的表情就是一脸茫然地看着给他打针的岸谷。
  整个人就是个活着的玩偶,完全不像个人类。
  很难想这就是那个在高中时期就不可一世的折原。
  
  “呐…临也。”
  
  平和岛叹着气,拿走了黑发青年手中因为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而逐渐变色的苹果。
  
  “看着我。”
  
  平和岛注视着折原的眼睛,轻轻理着他耳旁柔软的黑发。
  “你…是不是有话想告诉我?”
  
  折原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有些犹豫地点了点头。
  
  “那你想告诉我的时候…”
  “我会在这里的。”
  平和岛盯着折原的眼睛坚定的说。
  
  刚才就像点了什么解冻键一样,折原扯动着干裂的嘴角,笑了。
  
  似乎是太过疲惫,那双好看的眼睛微微合上,整个身子倾倒在平和岛的怀里。
  
  “临也?”看着突然就像断电一般的折原,平和岛的心紧了一下,本能的搂住了倒过来的折原。
  “只是睡着了啊…”感觉到怀里人微弱而均匀的呼吸,平和岛松了口气。
  没忍住去抚摸那人沉睡的脸颊,眼角的乌青很重,在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上格外明显,嘴唇也缺水而干裂。
 
   “折原只是太累了而已。”岸谷非常淡定地喝了口咖啡,对着抱着折原到处窜着找新罗的平和岛说道。
  “静雄…我建议你看好他。”
  “他随时可能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来哦。”
  
  “不过,现在,”岸谷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

  “就祝他好梦吧。”
  
  ————
  折原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是第二天早上了。
  他是被嘴唇上的血腥味呛醒的。
  
  长时间没进水导致本身就没什么血色的唇开裂,殷红的血珠渗到嘴里有股铁锈味。
  
  “临也?”
  
  出声的是顶着一头乱蓬蓬的金发的平和岛,为了照看这个过去就喜欢捉弄别人的老友,就在他床边趴了一晚上。
  
  说是“老友”有些不太对,不过现在也不纠结这个问题。
  
  抓抓自己的金发,平和岛起身倒了杯水塞进折原的手里。
  
  “你在辟谷吗?再不喝点什么你就要变干尸了。”
  平和岛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家伙自从来到这里,不管是问他什么,他都缄口不言。
  
  不是回避问题本身……而是把回周围的所有全部都无视掉了。
  
  应该是人体的某种保护机制吧,为了保护过于情绪过于丰富的大脑。
  
  去收拾东西的过程中平和岛偷偷瞥了折原几眼,他已经把玻璃杯的水喝光了,并且乖乖地把杯子放回原处。
  
  这一上午都没什么异常,折原的状态比前几天好了不少,不再抗拒般的不吃不喝。
  
  平和岛去休息室拿了几个橙子放在了折原的床头柜上,刚刚接到新罗的通知,说是有事情找他。
  “我出去一下…一会回来,橙子会剥吗?”
  平和岛轻声问道。
  折原点点头,红色的眼睛和平和岛琥珀色的眸子对视着。
  现在的他乖的像只猫。平和岛的脑子里窜出来这么个奇怪的想法。
  
  下楼找到那个娃娃脸变态,岸谷的那张娃娃脸上带着迷之笑容地招呼着平和岛。
  
  哦,忘了说,岸谷爱上了一个爱尔兰的无头妖精,说起来不可思议,再过不久他们就要结婚了。
  
    平和岛和岸谷讨论了下折原的病情,还有其他病人的治疗方案的时候,听见走廊里有杂乱声。
  
  五六个五大三粗的护工急呼呼地往楼上跑,夹杂着乱七八糟听不懂的方言,不过听语气来说还挺不妙的。
  
  “发生什么了吗?”平和岛有些感觉不太好。
  
  “对…对不起!平和岛医生…岸谷医生…” 护士小姐喘着气,断断续续地说:“平和岛医生主治的病人…有些发狂…”
  
  金发男人突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以至于护士后面说了什么都没听进去。
  “走吧,静雄。”岸谷拍了拍平和岛的肩,叹了口气。
  
  “我们上去看看。”
  
  上面的情况可以说是惨不忍睹,这并不是指场面有多么血腥无法接受,应该这么说——就像许多你讨厌的调味剂搅和在一起,然后一股脑倒在了苹果派上的那种感觉。
  
   从空气就弥漫着讨厌的味道。
  
  折原被几个护工强行压在床上,双手反折在背后,细白的手腕被用黑色的宽绳勒地通红。
  那双红宝石一样闪烁的眼睛溢满了恐惧和迷茫。
  最不能让平和岛忍受的是…折原的嘴角还渗有血迹,淡淡的血色染上了雪白的床单。
  
  “放开他。”平和岛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对着那群人说。
  
  “抱歉医生…这家伙发狂拿小刀划伤了藤井…所以按以往的惯例应该把他绑起来……”
  压住折原的其中一个人有些支吾地说。
  
  “…很好…”平和岛的头上暴起了青筋,喀嚓一声捏碎了手里的原子笔。
  
  “建议你们在这个傻大个发火前溜走哦,顺便折原真是“辛苦”你们照顾了。”
  岸谷笑嘻嘻地推推眼镜,语调虽然轻快但眼神总让人觉得冷冰冰的。
  
  男人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些发堵,像有口气没喘上来,来到这之后他没怎么发过火,也没有再毁坏过什么东西,但这不代表他脾气很好。
  
  那群护工从房间走出去之后,平和岛上去想安抚折原,搂住他因为恐惧微微发抖的身体,替他把束缚的绳子松开。
  
  “那人在撒谎。” 平和岛忍着怒火。
  下手的人看起来完全没有顾及到折原是病患,明明可以减少痛感的宽带绳被硬勒进折原的手腕里,手部因为缺血有些发青。
  看起来真的很痛。
  
  “这房间tm根本没有刀子,临也也不会出房间。”
  这种束缚绳是用在那种很严重的狂躁病人身上的,不过就算这样也很少用,因为有镇定剂。
  很明显的恶意报复。
  
   “那个藤井,八成是折原以前得罪的什么人吧。”岸谷叹了口气。
  
  “你还真是“十恶不赦”呢…临也。”平和岛抱着折原,喃喃自语着。
  折原平时的换药打针都是由平和岛和岸谷来负责的,根本找不到什么接近他的时候。
  
  就这么一小会…就一小会。
  
  简直不敢想在别的地方这样的情况是不是已经发生很多次了。
  
  因为疼痛,折原在平和岛的怀里发出细小的呜咽。
  
  “好孩子。”
  平和岛轻轻拍了拍折原的背,想以此缓解他的疼痛。
  
  那个叫藤井的护工最后被岸谷联系自己的院长老爸开除掉了。
  
  “随便调查调查这家伙前科还不少…既然这样就没必要留在这了。”
  
   ——
  从高中开始,折原就像隐于黑暗中的幽灵一样,不曾接触光,因为幽灵一旦接触刺眼的光就会灰飞烟灭。
  
  他从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人,平和岛知道。
  
  现在折原站在医院的顶楼上,并不算温柔的风刮起了折原的病服,吹乱他的黑发,亮的透明的光映在黑发青年瘦弱的身体上,有种快要消失了的感觉。
  
  “带我走吧。”
  
  光芒之中,他露出了笑容,赤色的眼中满溢着决绝。
  
  
  end 『暂』
  
  今天发烧翻了翻发现了一篇旧文,因为大纲忘光了所以也不清楚有没有后篇,不过看前面留的文字应该是想写刀的,等我回忆回忆😂😂
  希望能补一个好结局。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