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熙☆

这儿洛熙,咸鱼一只,更新…看图力,文力,时间
静临不逆
我爱阿临,阿临爱我
颓废lo娘+coser一只

练习开车,想弹电吉他,想画画,想写文
脾气不很棒,尤其是现实中。。。

不过ヽ(゜▽゜ )-C<(/;◇;)/~还是不要大意的和我玩吧

『静临』冬之语


  非常ooc
  因为我写不出来什么东西,就xjb写了个小甜饼
  我画画时候的脑洞
  其实个人觉得阿临…是不会嫉妒谁的那种人
   即便那是他没有的东西
   ——
    整个东京在今天飘起了雪。
  
  雪片不算小,也比较庆幸下的也不大,没有寒冷的冬风,所以街上的很多人都不愿意撑起伞,这样漫步在黄昏之雪里,看起来会很浪漫。
  
  明明天还没有完全黑,堆在池袋上方厚厚的云却使得这个繁华的城市提前进入了夜景。
  
  “呼哈……”
  
  黑发的青年裹着黑色的大衣,抬起手在嘴边哈了一口热气来取暖。
  
  衣服的边缘都有可爱的厚厚的绒毛,这些绒毛也尽全力发挥着它除了观赏用的其他职责——保暖。
  
  “唔唔,真没想到居然下雪了呢。”
  
  折原微皱着眉,努力的把修长的手指藏进袖子里取暖。
  
  “还真是冷呢……”他这样抱怨着,活动着双腿,希望运动能产生热度驱散寒意。
  
  他比常人更不适应冬天。
  
  “但是,”折原小声的咕哝着“我可不会因为小小的冷而放弃观察人类的工作。”
  
  然后在他说出这句话的三分钟后就放弃了。
  
  实在是太冷了。
  
  不管是手还是裸露着的面部肌肤,全部都冻得快失去知觉。
  
  于是折原一边自我心理安慰一边打算回家喝一碗热乎乎的汤来暖身子。
  
  不过波江小姐似乎已经下班了。
  
  那可真是太糟糕了。折原这样想着,想去找家暖和点的店来躲避一下寒意的折磨。
  
  然后理所应当的想到了火锅店,折原迈着沉重的脚步向那走去。
  
  火锅店在露西亚寿司店附近,那个高大的俄罗斯黑人难得没有在门口派发传单,折原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被屋内的吵闹打断了思绪。
  
  里面的灯光看起来好暖和。
  
  仔细看去里面热闹的人不都是自己认识的嘛,门田四人组,那三个高中生,自己的损友和他的同居人,小静和他的上司和后辈,还有不在外面的俄罗斯黑人赛门……
  
  他歪着头小小的笑了一下,不同于平常的嘲讽与狡黠,是相当可爱的笑容。
  
  “真好啊,大家。”
  
   看起来很和谐呢,连…那个人也…
  
  “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头很痛,身体也好冷,连一步也不想挪动。
  
  刚刚的灯光看起来真的好暖和。
  
  他模模糊糊的想,要不就干脆在这里坐一会好了。
  
  在寿司店后面的巷子里,气温远比刚才下降的更厉害,失去了阳光的余温,折原靠着墙壁缩成了小小的一团——他已经没力气走了。
  
  “好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噗。”没忍住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折原笑了起来,又忍不住接着想自己可没有用来取暖的火柴。
  
  迷糊之中好像看见了谁朝他跑过来,大概是梦吧。
  
  雪停了。
  
  ————
  
  “烧的很厉害呢。”
  
  新罗甩了甩从昏睡的折原那取出来的标的39.8的温度计,无奈的笑了笑。
  
  “真亏静雄的鼻子很好使,察觉到折原君在附近。”
  
  “不过怒气冲冲的跑出去却慌慌张张的把人抱回来也是吓了我们一跳呢。”
  
  “不然明天他可就上头条了,‘雪夜冻死’什么的,还在赛门的店后面,简直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趋于温暖的灯光和幻象而被冻死嘛。”
  
   “如果你再多说一句我就把你掐出鸭子叫。”
  
    平和岛撇了密医一眼,新罗很识相的立马闭了嘴,以免当着自己爱人的面被处刑。
  
  窝在毯子里的折原沉沉睡着,身子依旧蜷缩成小小的一团,脸埋进了大半个被子里,这睡相倒显得他可爱起来。
  
  老实说,今天真的是把平和岛吓到了。
  
  顺着跳蚤味的源头找去发现折原缩在地上,不是很厚的雪落在他柔顺的黑发上,脸颊也被冻的通红,微眯着眼睛,一副快失去意识的模样。
  
  一开始还以为是什么诡计,但是走上前去发现那人没有如自己意料当中的突然跳起来笑着嘲笑自己,这使平和岛有些慌乱。
  
  就算是自己自己讨厌的人也没法放着不管,毕竟是一条生命。
  
  抱起那人的上身才发现他身体是与气温不符的灼热,半睁着的眼睛也散着瞳,嘴里偶尔说几句听不清楚的胡话。
  
  明明离温暖的寿司店这样近,他却宁愿在这接受寒意的侵蚀,倘若今天平和岛没来,大概明天他见到的就是犬猿之仲的尸体了吧。
  
  “…你是笨蛋么?”
  
  把人抱起来之后平和岛才发现导致折原发高烧的原因,自己因为体质原因可以只穿酒保服,但是怀里的这个人明明是普通人的身体却依旧穿了单衣裹着不算厚的毛绒外套。
    
  “真好呐…”
  折原迷迷糊糊的出声了,趋于温暖的本能使他无意识的往平和岛的怀里蹭。
  
  平和岛紧紧护着折原,因为高烧,那人的声音非常的小,还有些口齿不清,便耳朵稍稍贴近了一些,去听他说的断断续续的胡话。
  
  非常杂乱无章的话语,从想吃火锅到波江小姐今天几点下班,到明天有没有要做的事情,还有其实他也想去一起聚会的这种平时他绝不会说出口的想法。
  明明平常是非常容易激怒自己的声音,今天却让自己一点气都生不起来。
  
  “好温暖…”
  
  “简直…就像……小静一样。”
  折原无力的抓着平和岛胸口的衣服,力气小到即便是抓皱了人形暴力也没有生气。
  
  似乎是看到了那熟悉的金色,高烧中的情报屋呢喃着宿敌的昵称彻底昏睡了过去。
  
  “麻烦鬼。”
   平和岛这样一边不耐烦的说着,一边飞快的把折原抱进了开着暖气的寿司店里。
  ——
   因为不能把人留在露西亚寿司店里,在店打烊了之后折原(昏睡中)便被众人推到了平和岛的怀里。
  
  “折原君这个样子,不能没有人照顾哦。”密医笑着推着眼镜,莫名的让平和岛想揍他,但是怀里抱着人,腾不出手,于是作罢。
  
  “啊放着不管也可以,脑浆煮沸了死掉了也是静雄的责任呢,见死不救什么的。” 新罗故意用夸张的声音这样说着,这绝对是报复之前自己说要把他掐出鸭子叫。
  
  不可能不管的啊,这个混蛋。
  
  『等这家伙病好了,再去把新罗掐出鸡叫。』
  平和岛暗暗想着,用毯子裹着折原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公寓。
  
  照顾病人似乎没有自己想的这么容易,但也没有这么糟糕。
  
  因为病的实在厉害,折原大多数时间都窝在被子里睡觉挂着点滴,就算是醒着的时候也极少数时间是清醒的。
  
  看见平和岛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不抗拒那人抚摸他的额头和脸颊,甚至乖乖吃下人形暴力恶意投喂的超甜的糯米团子。
  
  因为高烧所以脑子都有些不正常了嘛。
  
  新罗是这样说的。
  
  大概三天左右,折原过去的大部分谎言全部都不攻自破了。
  
  大发现啊。
  
  平和岛难得用小本本记录着。
  
  生病之后的折原像个小孩子,大概是脑袋也不清楚,经常会做出些奇怪的事情。
  
  上次平和岛故意的把糯米团塞了一点进折原的嘴里之后,似乎是尝到了甜味,折原啊呜一下把剩下的团子也吞掉了,同时还含住了平和岛的手指舔了舔。
  
  像是带有微电流一样流过了指腹,平和岛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对上了折原故作无辜而特意睁大的眼睛。

  波江小姐和折原双子也意料之中的非常淡定,表示不用送回来就放在平和岛家就可以,可以按日付工资的,钱就从折原的钱夹里拿就好。
  
  搞不好波江正在计划她的带薪长假。
  
  真是冷漠呢。
  
  “现在你就只剩我了,你这个麻烦鬼。”
  
  平和岛无奈又不爽的抱住了窝在被子里的折原。
  
  “所以明天你赶紧给我活蹦乱跳的好起来啊。”
  
  
         其实在平和岛看不见的被子里面,折原用口型做出回应。

         【我才不要。】

   ——大概是end——
  可能会有后续
  

评论(2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