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熙☆

这儿洛熙,咸鱼一只,更新…看图力,文力,时间
静临不逆
我爱阿临,阿临爱我
颓废lo娘+coser一只

练习开车,想弹电吉他,想画画,想写文
脾气不很棒,尤其是现实中。。。

不过ヽ(゜▽゜ )-C<(/;◇;)/~还是不要大意的和我玩吧

【静临】你永远不知道你的队友在干什么

   非常有毒
     ooc
  傻屌文
  非常短小的摸鱼
  
        ——

  池袋最凶最近有点烦恼。
  
  “哗啦——”
  
  “咚——”
  
  好吧,不是有点,是非常烦恼。
  
  当静雄恶狠狠的吮吸着吸管里的牛奶一边跟恶友抱怨着自己的恋人最近好像跟门田周围的那两个宅学坏了,除了沉迷小说和动漫之外还花了不少钱去购买游戏。
  
  美名其曰欣赏他心爱的人类的娱乐工具。
  
  连波江都被他放了个超级长的假期。
  
  虽然临也不用再去做危险的工作使他快乐,但是半个月没有性生活使他绝望。
  
  于是下定决心今天晚上回去收拾他。
  
  当小恶魔带着贼兮兮的笑容把一个二哈的毛绒帽子甩到静雄头上,然后一脚踩在他背上,耀武扬威的大喊一声——
  
  “进化吧——加鲁鲁兽!!!”
  
  这他就不能忍了。
  
  然后新宿最恶就在床上一边抱着毛绒帽子一边鬼哭狼嚎的被池袋最强打了一顿屁股。
  
  当静雄准备进行一下少儿不宜的事情之后发现床上的跳蚤先生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笔记本电脑摸了过来。
  
  “我今天晚上要开黑!”
  
  眼角还红红的泛着泪光的跳蚤先生这样理直气壮的对草履虫说。
  
  哦,黎明杀鸡『划掉』
  
  临也君玩的是一款逃生类的恐怖游戏,场景阴暗恐怖,还有惨叫声,这让静雄相当意外,平常跳蚤可是进不得音响特别好的鬼屋的,总是怂的躲在自己怀里堵耳朵。
  
  “这对热爱人类的我实在是一种折磨。”
  
  但是这家伙看起来乐此不疲的样子,两只眼睛炯炯有神的在黑漆漆环境里盯着电脑屏幕。
  
  等等,黑漆漆?卧槽他什么时候关的灯?
  
   “这样玩比较有氛围嘛。”跳蚤先生瘪了瘪嘴,非常不满静雄把灯打开的行为,不过也没管太多,匹配上了队友就开始了游戏。
  
  开始的恐怖音效和队友被挂钩的惨叫声让静雄皱了皱眉,好像挺刺激的。
  
  然后临皮蛋就开始了他的骚操作,看的静雄几乎把眼珠子凸了出来。
  
  ——woc这家伙开挂了吧???
  
  游戏里的人物就好像完美继承了临也在现实中飞檐走壁的能力,各种在屠夫眼皮子底下皮……
  
  “啪叽”
  
  临也淡定的转头对着静雄说。
  
  “皮断腿了。”
  
  这个时候应该说活该嘛?
  
  静雄吞了吞口水,觉得如果他说了这一个月都别想抱到临也一下。
  
  “不过我已经争取了时间了…他们应该开门了……诶???”
  
  临也气呼呼的一下躺倒在自家凶兽的怀里,未关闭的画面上显示着临也的两个队友在不远处互相嘲讽…
  
  只有一个在解电机,但是在爆爆米花…
  
  真的不是在倒着修吗?
  
  “拉黑了。”
  
  生气的跳蚤先生啪的一下把电脑扣死,放到床头柜上,转头恶狠狠的咬住了静雄的嘴唇。
  
  喂喂,这是把游戏中的不快感发泄到自己身上了么?
  
  静雄想起了要教训临也的初衷,于是反手把他压在了身下。
  
  网瘾少年要好好戒掉自己的网瘾哦。
  
  “唔…呜!”
  
  跳蚤先生偏过头,哼哼了两声就把半边脸埋进了柔软的被子里。
  
  “明天我要吃秋刀鱼”似乎是预见了自己起不来床的未来,临也开始对静雄发号施令,想了想又觉得少了点什么,还没来得及补充就被静雄抢了话。
  
  “我知道,要去掉头。”
  
  静雄宠溺地摸了摸临也的脸,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顺便拉黑了旁边的灯。
  
  当你在打游戏的时候,队友拖你的后腿。
  
  所以当你挂机的时候,他们绝对想不到你在做什么。
  
  当然是…
  
  爱做的事吧?
  
  ——end——
  
  只是个摸鱼,最近去补过去的静临文
  发现完全不能吃
  不是写的不好
  而是98%的精品文都是be
  还是无比凄惨的那种
  老年人受不了刺激了qwq
  准备新坑xd
  
  大概是书妖静×恶魔临吧
  
  不老不死的临因为太过无聊而和一百万个人交换人生的故事?

评论(5)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