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原熙☆

这儿洛熙,咸鱼一只,更新…看图力,文力,时间
静临不逆
我爱阿临,阿临爱我
颓废lo娘+coser一只

练习开车,想弹电吉他,想画画,想写文
脾气不很棒,尤其是现实中。。。

不过ヽ(゜▽゜ )-C<(/;◇;)/~还是不要大意的和我玩吧

【静临】雨之日

  炙热的太阳依旧烘烤着即将龟裂的大地,刺耳的蝉鸣几乎要将行人的耳朵堵住,鸟儿也致力于寻找那小小的阴凉处,毫不在意身边有没有拍照的相机。
  
  ——今年实在是太热了。
  
  折原临也毫不在意形象的叼着冰棍坐在危险的即将拆除的高楼边缘,幸好周围的行人都匆匆忙忙的行走着,急着结束炽热的折磨,并未注意到这个准备“自杀”的男人。
  
  说起来这样热的天气,他也裹着外套呢。
  
  就这样跳下去,会怎么样呢?想象一下在所有人都昏昏欲睡没有精神的燥热的下午,一个人从没人注意的高处下跌落在自己面前,绽开一朵血液构成的花。
  
  飞溅在手上、身上、脸上的血腥液体,周围的惊叫声,惨叫声,指指点点的声音,嘲笑声。
  
  这个人会是什么表情呢?愈发想看看了啊。
  
  看着临也跃跃欲试的样子,后方的良心君忍不住抓起他的帽子,把他拖回了安全范围。
  
  “可别做什么傻事啊。”门田皱着眉,看着笑的一脸欢快的男人。
  
  “我知道静雄最近出差去了,你会很寂寞,但是也正因为这样他才让我好好照顾你的啊。”
  
  受友人之托照顾另一个可能心理年龄只有14岁的友人的良心君捂了捂脸。
  
  说什么高处啊,这里只有两层楼的高度,摔不死的,不过就算他跳下去万一不小心受伤了那等静雄回来自己就算完蛋了。
  
  最近狩泽和游马崎好像带着临也看恐怖小说和动漫,八成他刚刚脑补的场景就是another里的。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上一个冬天,聚会的时候静雄捡到了高烧昏睡过去的临也,照顾了一段时间之后,在冬天结束后不久他们就宣布了在一起的消息,虽然他抱着对聚会没有叫临也参加的愧疚,但是静雄自己把人带过来了不是么?
  
  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比恐怖漫画发展还可怕。
  
   “呐呐,昨天去了cosplay活动,今天上午去买了最新的电击文库,中午去吃露西亚寿司,还是小田田请的客,那下午呢?下午呢?”
  
  总是很有活力的女孩子拉着临也叽叽喳喳讨论下午的行程,实际上临也已经陪他们疯玩了一个礼拜了,这两个阿宅昨天居然把总是很有精神的小疯子折腾的筋疲力竭,困得直打瞌睡。
  
  什么演唱会,漫展,抢谷子,采购,女仆咖啡厅,各种活动每天都排的满满的,连住都直接和这四个人住一起,晚上还会被吵闹的他们夜袭,拉起来玩枕头大战。
  
  临也从来没觉得自己会有一天被这群精力绝伦的人类玩到肾虚,他活这么大,还第一次把东京玩了个遍,好像还真的挺开心的。
  
  “静雄就要回来了,你们收敛点。”
  门田喝了一口现磨咖啡,不管是口感还是味道确实比速溶高档上很多。
  
  “而且现在这么热,今天下午可能有很大的雨呢。”
  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抬头看着现在还晴朗的过分的天空。
  
  “经过这一周的磨合,折原临也已经成为了我们的一员了!”游马崎这样用浮夸的动作来活跃气氛,惹的临也吃吃笑了起来。
  
  “是呀游马亲!临临酱已经是我们当中不可分割的一员了!”狩泽也在一旁咬着手帕,十分入戏。
   “所以…”
  
  “所以…”
  
  “别告诉我你们要跟静雄抢人。”
  门田扶额。
  
   “临也他不能跟我们一起整天胡闹的。”
  
  “我们哪里有胡闹啊小田田qwq”
  
  “…他情报屋的工作很忙的。”
  
  “这个啊,临临酱说他现在接单很少的,准备歇业,没什么事情的。”
  
  “……但是,他的小静马上就回来了。” 门田眼看马上就要没话说了,就把不在场的某最强搬了出来。
  
  一阵沉默。
  
  “嘛~不管怎么说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临也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扬起那唯恐天下不乱的笑容笑嘻嘻的准备蹦下楼梯去找那辆痛的不怎么干脆的痛车。
  
  “虽然人类挽留我,让我很开心~但是请不要说的跟生离死别一样嘛。”
  
  “说的也是啊,临临酱w”狩泽拉着游马崎和门田跟在小疯子的后面,准备去找在楼下看着“二老婆”的渡草。
  
  意外的在刚钻入车厢里的时候,那树上的蝉便像耗尽了电量一样滋啦两声就不再有响动。
  
  天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下来,有隐约的雷鸣声从高处的积云中传出,热意褪去的风裹着凉意袭击着路边的树枝,唰啦唰啦的晃动着。
  
  “好像末日一样的场景呢。”
  
  临也趴在玻璃上,像个小孩子一样看着人类在暴雨中匆忙逃窜的样子。
  
  “小田田真是乌鸦嘴呢。”
  
  雨水以几乎看不到外面景物的可怕密度倾泼在大地上,屋顶上,车辆上,还有路上猝不及防的行人们。
  
  “下雨了。”
  
  ——
  
  一行人躲进车里避雨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暴雨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门田他们所停的车的地面位置不算高,水太多,车辆也没办法行驶,尽管车的底盘比较高,积水也还是涨到了快淹没车门的地方。
  
  “不知道静雄回来了没有。” 门田看着窝在后座的临也。
  
  “这么大的雨,他肯定回不来啦。”
  
  “飞机会停飞的。”
  
  临也漫不经心的捣鼓了几下快没电的手机,又按下电源键关掉它,吸了吸气,没敢给那个傻子打电话,弄不好他的手机已经掉水里了。
  
  其实还是非常的想念的。
  
  那个人。
  
     反正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干,脑袋里就这么想着那个金发的男人,想着想着,就迷糊了过去。
  空气里的闷热不复存在,甚至还有些冷。
  
  以往的这个时候,他可以把冰凉的手塞进那个男人温暖的衬衫里面,然后再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去挑衅他。
  
  说起来…像那个时候一样发怒的脸,倒是好久没见了。
  
  …好安静……
  
  ——
  
  “真没想到你会坐火车回来啊…静雄。”
  
  ……
  
  “因为觉得今天下午可能会下雨。”
  
  该说这是单细胞的直觉么……?
  
  临也并不清醒,这一周来被那群活力四射的阿宅闹的太过分了,虽然不讨厌,但是果然还是想好好睡一觉。
  
  断断续续的对话钻进耳朵,弄得昏沉的脑袋有些难受,青年蹙起眉头,扭动着身子想换个姿势,又发觉自己缩着的狭小地方做不了太大幅度的动作。
  
  “唔嗯…” 他有些不满的发出小小的呓语。
  
  然后不知道是谁的手,抚摸着临也的发顶,又托着他,把他抱了起来。
  
  感觉到舒适又熟悉的温度,临也动了动,在静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角度又沉沉睡去了。
  
  “刚才我还以为他要醒了呢。”门田舒了一口气,笑着对着金发的男人这样说。
  
  “麻烦你了,那我先带他上楼去了。”
  
  静雄压低着声音,像怕是吵醒怀里人似的,向友人道过谢之后就把临也抱回了自己的公寓。
  
  “辛苦你了,临也。”金发男人坐在床边,看着自己同居人的可爱睡相 ,伸出手来想去摸摸临也的脸颊。
  
  “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吧?”
  
  他的眼底下还泛着浅浅的淡青色。
  
  “我也听说了哦,你一脸不情愿的被换上奇奇怪怪的衣服,还带上了很夸张的假发。”
  
  “但是还是很开心的吧,和大家一起玩。”
  
  “下次——”说到这里,静雄笑了起来。
  
  
  “就不会给你和人类独处的机会了,今后独占你时间的人——”
  
  “只能是我这个怪物了。”
  
  
   然后转身把空调调到了舒适的温度,在同居人额头上吻了一下,搂着他钻进了被子里。
  
  
  “晚安。”
  
  ——end——
  
   复健
  算是之前冬之语的后续吧(・ิϖ・ิ)っ
  嘛,我还是不懂我自己x写的什么东西x
  暑假快乐,大家

评论(6)

热度(64)